第十五章 哦哈~!

    他摩挲著手里黑色長魔杖的質感,是黑刺李木,他認得,因為他被這樣的魔杖炸過。但再怎么說也好過(他又瞥了一眼裝著魔杖的袖子)那根廢柴!

    “那個……”

    小女孩怯生生的聲音從旁邊傳來。她看起來有些害怕地站在座位前,眼睛盯著緊張地抓著裙子的手,又時不時瞄向阿廖沙手里摩挲著的那根自己的魔杖。

    “……還你。”

    頗有一些戀戀不舍的再仔細端詳了一下這根魔杖,阿廖沙最后還是把魔杖輕輕一拋——在空中翻了一個圈,再插回它主人的口袋里——還了回去。

    然后他又自顧自的坐了回去,從鵝絨袋子里換出了另外一本書《魔法理論》,然后再把那本《詩翁彼豆故事集》塞了進去,攤開到上次看的那里(那里還留著魔杖被夾出來的痕跡),自顧自的看了起來。

    那模樣,就好像面前完全不存在一個楚楚可憐的,可(愛ài)的十一歲歲的傷心的漂亮小公主一樣。她想。

    “……”

    “刷刷……”

    氣氛一下子陷入了沉默。除了呆滯在那里的小女孩,啊……對,她是有名字的,叫……Leali-……叫什么來著?一邊漫不經心地泛著書頁,下意識的把金幣從兜里掏出來一邊把玩著,阿廖沙想道。

    “這、這個是……阿茲特克金幣!你怎么會……啊!”

    一旁似乎是覺得太過尷尬而坐下來盯著窗外,好像窗外有花一樣的小女孩……莉拉利拉似乎余光瞟過來的時候見到了那枚在他指尖翻飛的金幣,她忽然驚呼到。

    “哦?”

    阿廖沙眼睛一下子瞇起來了。他忽的一下猛地抬頭,那雙漆黑的眸子(現在是一般的模樣)銳利的刺向了馬上捂住嘴的她。

    “你認識這玩意?”

    他突然覺得事(情qíng)變得更加有趣了。這使得他的臉上露出了‘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呃呃……好吧……我知道這枚金幣。”

    莉拉利拉被他突然的發問嚇得縮了縮脖子,說話的聲音一下子變得結結巴巴的。不過隨即她眼睛轉了轉,就像是腦子里突然冒出什么點子一樣,語氣也突然被某種突發的自信給充實了。

    “嗯……說說看?”

    他言簡意賅。

    “嗯……不能。”

    莉拉利拉以同樣的格式回答道。

    “啊……哈!”聽到她這樣的回答,阿廖沙挑了挑眉,不動聲色的暗自思襯了一下,然后從鼻子里發出了一個昂長的鼻音,這聽起來就像是來孤兒院檢查的官員在看到賬目報表時發出的聲音。

    “除非……”她又嚇得縮了縮脖子,不過她還是很理直氣壯地提出了要求——這看起來一點都不過分。

    “……你教我怎么用魔法!”

    “……哈?”

    阿廖沙懷疑自己聽錯了——一個神圣二十八家族的獨生女,一個從小生活在魔法環境的小巫師,向自己請教魔法?太荒謬了。這就像一個優等生突然向吊車尾請教學習一樣荒謬!

    “是的,因為你太厲害了。”

    她不聲不響地捧了阿廖沙一下。

    “呵……那你先告訴我這是什么。”

    阿廖沙似乎變得對此不感興趣了,他又把目光投向面前的書頁,刷刷一聲又翻過一頁。

    “……”

    莉拉利拉看到他這一副油煙不進的模樣不(禁jìn)咬了咬牙,這家伙怎么這樣!他難道是吃石頭長大的嗎?!

    “刷刷……”

    看到阿廖沙依舊還是在沉默的看書,就仿佛剛剛根本沒有發生過什么對話,一直都是在沉默著一樣。她最后還是忍不住開口:

    “好吧,我先告訴你這是什么,但是你也要教我學魔法!”

    砰!

    他猛地把書合上。

    “成交!福利小姐,那么現在請告訴我這是什么吧。”

    很顯然,阿廖沙就是在等著她開口的這一刻。這讓她又咬了咬自己的一口銀牙,她有點生氣了。

    “這是阿茲特克金幣,來自阿茲特克文明,我只知道它和黑珍珠號的傳說有關,它傳聞最后一次出現是在海盜洞里,那里充斥著大量的海盜劫掠得來的寶藏!

    好了,石察卡先生,現在該到你了。”

    “嗯……”

    他總有直覺她這話沒說全,阿廖沙又瞇了瞇眼。不過這也足夠了,或許可以以這個為線索所發掘一下自己的記憶?畢竟在任何(情qíng)況下,人的記憶都是不會完全忘掉的,也許自己可以通過這個發掘一下曾經知道但是沒有用心記憶過的事(情qíng)。

    “好吧,你先試一下揮一揮你的魔杖,比如放出個小火花之類的,或許‘蘭花盛開’是個不錯的選擇。”

    阿廖沙依舊低著頭——臟亂的黑發下根本看不出的他目光朝向哪里——只不過手上的書也沒有再翻了,他沉吟了一下說道。

    “嗯。”

    莉拉利拉點了點頭,盡管看面前這個家伙很不爽,但畢竟是個厲害的新生。而且他還有阿茲特克金幣,還是那個什么神秘的石察卡家族的后裔,說不定能夠知道些什么。

    嗖——

    黑刺李子木的魔杖在她手中揮動了兩下,杖尖噴出了一點點的小火花——然后就沒了。

    “蘭花盛開!”

    ——毫無反應。

    “收拾!”

    她試圖對自己亂糟糟的疊在心里架上的行李發出一個(日rì)常魔咒——毫無反應。

    “嗯哼……”

    阿廖沙挑了挑眉,他感覺更有趣了。

    “你覺得你自己是為什么沒能弄出魔法?”

    他突然發問道。

    “額額……嗯……”

    她猶猶豫豫,似乎不知道自己該說還是不該說。一會后,當她準備開口說‘不知道’的時候,她又直接被阿廖沙打斷了。

    “不要跟我講不知道,我知道你心里有一種想法,只有心里有一種完全不符合魔法的想法,才會用不出魔法。”

    他若有所指的說道,漆黑的眼睛中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神色。他的手指急促的在書本上敲著,發出了連續不斷的‘篤篤篤’的聲音,這令得莉拉利拉開始變得煩躁不安和焦慮起來了。

    “嗯……那個……呃……”

    她還是有些猶豫,不過當阿廖沙的敲書的聲音變得更為急躁了些的時候,她咬了咬牙,說:

    “我覺得……這一定是我天生魔力就比別人弱的原因!”

    她語出驚人道。

    “哦哈!”

    他蒼白的臉上綻放出了笑容。

    ……

    ……

重要聲明:小說《黑魔王與理想國》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十五章 哦哈~!手機閱讀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表广西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