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 小人世界的奇妙大冒險(十一)

    “同伙嗎,那確實該死。”圣女聞言頷首點頭,看向少絕和尼祿,“膽敢包庇這個女瘋子,你們兩個也都是死罪!”

    “圣女所言極是!”一個老者扶須贊同道。

    剩下的老者雖然沒有說話,但不住的點頭顯然表達了他的意見。

    少絕:???

    不是,合著我之前在洞口里面說的話你們都當放(屁pì)吶?

    少絕拉著尼祿走了出去,看向來者,“我們和她沒關系。”

    “誰信你啊!她一個大美女你和她沒半點關系,我看你也是饞她(身shēn)子的人。”圣女說道。

    這時,葉傾城也看了過來,這纏她(身shēn)子,不像啊。

    “等我們殺了這個瘋子再殺了你,滾一邊待著去!”圣女道。

    葉傾城看向少絕,現在他被牽扯進來了,她想知道這人會是什么反應。

    少絕揮手斬出一道劍氣,四散之下分出無數道劍光,劍光劃過,四個浮空而立的(身shēn)影處直接炸開四團血霧。

    “人呢?”葉傾城一時沒反應過來。

    “切。”少絕切了一聲,“怎么,你這輩子對這種東西見得還少嗎?”末了,少絕又補了一句,“真是奇怪,怎么總是能遇到這種奇奇怪怪的事(情qíng)。”

    每一次遇到什么天命之子啊之類的人之后,總會遇到這種敵人追上門的事(情qíng)。

    “原來你這么強?”葉傾城好奇道。

    這人這么強的話為什么還會在這里嗶嗶賴賴。

    “你……想不想要成為天帝?”少絕沒有回答問題,而是自己問了一個新的。

    “你說的天帝該不會是前幾天才斬天道的那位吧?”

    “沒錯,就是那個自號棄天帝的人。”少絕點頭道。

    “不是吧,你難道要幫我殺了棄天帝,不對啊,除非我親自殺他,不然也輪不到我來做天帝。”葉傾城隨后否定了自己的猜想,“難道說你其實想要收我為徒,然后教我絕世功法?”

    “噗呲。”少絕笑了笑,“你在想(屁pì)吃吶,我哪來的絕世功法教給你。你要是真想要絕世功法的話那你自己創造一個不就好了?

    別人的功法終究是別人創造出來給他們自己用的,古往今來就沒有一個天帝的功法用的是別人的,哪個不是才(情qíng)絕艷之輩自己創造最適合自己的功法?

    如果你也能做到的話,那我就讓你看看你哥哥離開了你老家之后去了哪里。”

    “你知道我哥哥的下落!?”葉傾城驚得立刻沖到少絕面前。

    “別搖,別搖。你難道沒聽見我說的前提要求嗎,你得自創了絕世功法才行。”少絕撥開了葉傾城的手。

    “我有絕世功法!我本來就沒有任何魔法或者修煉的體質,我還曾經被一個黑魔法組織抓過去當實驗品。

    我就是自創了功法才得以從那個組織里逃出來。

    不僅如此,我的功法還能吞噬被我殺掉的人的天賦,所以我才能從一個普通人變成現在這和樣子。

    你說,我這個能不能算是絕世功法?”

    葉傾城把自己的事(情qíng)都說了出來,完全沒有想過少絕有沒有可能在說謊,也不知道少絕有沒有這個能力。

    “算、算吧。”少絕嘴角抽搐。

    你的名字其實是叫狠人對吧!?

    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你的(身shēn)份!

    “那既然能算是絕世功法的話,你可以告訴我我哥哥的下落了吧!”葉傾城追問道。

    葉傾城真是一刻都等不了了,不過如果面前的人無法告訴她答案的話,她會什么都不說就離開,等待以后同樣有了揮手滅殺史詩強者的力量之后再回來報復。

    “可以,我給你溝通一下時間法則追蹤你哥。”

    少絕看到了葉傾城那迫不及待的眼神,他決定幫幫葉傾城。

    雖然如果這葉傾城真的是狠人模板的話,她的哥哥一定已經掛了,但這完全和少絕無關。

    隨后少絕就在葉傾城的面前打開了一個時間漩渦,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拔下了葉傾城的一根頭發進去。

    “你的頭發是用來定位你哥的,不要擔心。”少絕事后說道。

    “好。”

    在葉傾城的頭發進入之后,很快,漩渦中出現了場景。

    “妹妹,我要去刺客教會了,你放心,我一定會回來的。只不過,在我離開之后,你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樣軟弱了,要堅強起來,如果受到了欺負的話,不要忍氣吞聲,要打回去,對別人狠一點,也對自己狠一點。”

    “嗚嗚嗚……我知道了哥哥,我一定不會再哭了。”

    “嗯,這樣就好,這樣就好,這樣我走了也就放心了。”

    在一間破落的小房子里面,衣衫襤褸的少年少女進行了如下的對話。

    少絕和尼祿看向葉傾城,尤其是尼祿,感覺和眼前的葉傾城相去甚遠。

    “后來呢,后來呢!?”

    這是她記憶最深處的畫面,但是現在卻直接呈現在了她的面前,她已經不再懷疑少絕有沒有能力了,對比這離別的場面,葉傾城更想看到之后的。

    少絕沒有說話,只是加快的時間流速,一幅幅畫面跳過。

    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早上,因為葉凡被選中的關系,昨天晚上他和葉傾城終于吃飽了飯,那是一頓有(肉ròu)的大餐,雖然晚上還是睡得自己的家。

    “葉凡,你還有沒有話要說了?”一個刺客教會的人問道。

    這個人全(身shēn)都被包裹在黑袍里面,光聽聲音的話有點蒼老。

    “等等!”葉傾城突然出聲阻止了一下,“能不能看看這個人的真實(身shēn)份?”

    少絕聞言對葉傾城怒目而視,“你以為看過去是能按照你的主觀意愿看你當時都看不到的人的臉的嗎?”

    “不能嗎?”葉傾城反問。

    “能啊。”少絕點頭。

    “那你說這么多干什么?”

    “我只是想說,這樣我的消耗會大很多。”

    少絕說完之后暫停了漩渦里時間的流動,原本只是畫面的場景突然變成了3d畫面,還帶環境渲染的。

    葉傾城激動起來,接下來,應該就是轉換鏡頭,讓這個刺客露出真面目的時候了。

    只見少絕把3d場景里的此刻拉了出來,然后揮手粉碎了面罩,果然露出了一個蒼老的面孔。

    葉傾城瞳孔緊縮,忍不住叫道:“刺客教會羽化帝國紅衣主教!”隨后又對少絕道,“還有別的此刻教會的人呢?”

    少絕于是把剩下的蒙面刺客全都拉了出來,一個個都露出了真面目。

    “都是刺客教會在羽化帝國的主教!”葉傾城道。

    “現在可以繼續看你哥哥了吧?”少絕問。

    葉傾城當即道歉,并讓少絕繼續。

    隨后是趕路的過程,這里少絕直接快速跳過,然后再次出現畫面是一間琉璃玻璃相間的教堂之內,十數名主教站成一排,接近上百個小孩子每一個人(身shēn)后都有一個騎士模樣的人按著他們。

    小孩們的目光中都滿是驚訝,有的甚至哇哇哇哭了起來。

    “為了讓吾主能醞釀出新的神職,你們就奉獻出自己吧。”十幾個主教中為首的那個如是說道,“把他們各自帶下去,現在的他們都還太弱了。”

    之后,是整整五年的魔力灌輸,整天除了吃就是睡,想要跑個步鍛煉都會被打,食物都會送到他們的房間里,他們被囚(禁jìn)起來了。

    “一起被騙來的人中有知道修煉真諦的,魔法師通過冥想積攢魔力,而修煉(肉ròu)(身shēn)的騎士則凝練斗氣之種,從來沒有另外的任何方法可以修煉。”葉凡自言自語,他抬起了手看看自己。

    “我現在已經是傳奇了,沒有修煉過的傳奇。”

    “砰!”房門突然被一腳踹開,“葉凡,滾出來!”

    從門口傳來的是聲音粗狂的騎士的吼叫,“要是敢拖拖拉拉不出來的話,我就進來把你的腿都打斷!”

    葉凡顫抖著(身shēn)體,眼中突然流下淚來。

    很快,他跟著騎士走了,其他房間里也是這樣的(情qíng)景,所有的小孩都在被騎士粗暴地對待著。

    他被騎士蒙上了眼睛,然后一只手拎著衣領帶著走,五分鐘后,他的眼罩被扯了下來。

    入目的是一個燃燒著燈火,泛著妖異血光的小洞口里面,在他的周圍都是當年一起被抓的小孩。

    “可以開始了。”又是熟悉的聲音。

    葉凡試圖看出說話的人在哪里,但是(身shēn)高并不超群的他即便踮起腳尖也無法看到什么。

    突然,他的前面遠處開始喧嘩,甚至又有哭泣的聲音。

    這五年來敢哭泣的人都受到了騎士和教會的懲罰,所以葉凡有些不可置信,難道他們不怕懲罰嗎?

    他只能想想,喧嘩聲不曾停止,但是聲音卻在逐漸降低。

    很快,他的面前已經只剩下了二十多人,他也終于看清了前面發生的事(情qíng)。

    一個騎士走進小孩堆里準確抓起了一個小孩,然后沿著逐漸下降的樓梯下去,在下面是一個滿是紅光的池子,池水的顏色很紅。

    那個騎士把小孩扔進了池子里,被扔進去的小孩在騎士的手上還只是哭鬧,但剛落水就開始慘叫,然后等喉嚨順著慣(性xìng)落進去之后,叫聲戛然而止,整個人直接沉了下去,沒有再上來。

    那不是紅色的池子,那是血池!

    做完這些,這個騎士便轉(身shēn)離開,然后附近又有一個騎士走出來抓起了自己負責的小孩,重復之前的動作。

    “會、會、會死!”一股發自心間的寒氣直沖腦門,讓葉凡愣在當場。

    他想跟著哭起來,他真的哭起來了。

    “我不能死啊,如果我死了,我的妹妹怎么辦,誰來照顧她啊!”葉凡沒有呻吟,沒有哀嚎,只是眼睛里的淚卻根本止不住,一滴滴爭先恐后一般流下來。

    前方的小孩根本逃不開這束縛住他們的地方,腳就像被釘在地上一樣無法動彈,(身shēn)體也是如此,動不了,完全動不了,唯一能動的就只有眼睛和嘴巴。

    “我妹妹該怎么辦?”

    很快,當騎士過來把他抓起來的時候,他嘴里只是不停地重復這一句話。

    但是他的話并不能激起騎士的同(情qíng)心,他被騎士扔了下去。

    “啊~~!!”葉凡忍不住叫了一聲,他的(身shēn)體在快速下沉,下面的(身shēn)體仿佛被萬蟲一起撕咬吞噬一樣疼痛,他忍住了慘叫,“我妹妹該……”

    話沒有說完,他感覺自己的聲帶已經被吞噬帶了,他的思維還在繼續。

    “怎么辦?”

    他成了下去,一點不剩。

    畫面沒有停止,直到最后一個小孩也被扔了進去,騎士們開始遠離,主教們對著血池圍成一圈。

    他們開始吟唱一種歌謠,那是歌謠一樣的語言,其大意是:

    偉大的刺殺之神啊,請收下血與骨的奉獻,豐富您的神職吧。

    刺客教會的主神是刺殺之神,是所有通過非正當方式繼位的國家之主收下的國家共同侍奉的神,無論是自愿還是被自愿。

    血池隨著主教們的吟唱開始活動,漸漸變成一個偉岸威嚴的人形,但是沒有外貌,如同主教們一樣包裹在衣物中,看不清臉龐。

    “血,血,更多的血!”血池里的人形說道。

    “遵命。”

    主教們紛紛跪地,而騎士們則在瘋狂逃跑,仿佛要拿出拼命的力氣。

    但是跑著跑著他們便浮空了,(身shēn)上纏繞著血紅色的長鞭,對端是血池里的人形。

    人形捏著血鞭一拉,所有被捆住的騎士都被拉進了血池,慘叫聲連連響起又消失不見,沒有一個騎士能幸免于難。

    而主教們則平靜地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等騎士們被吃干凈之后,血池開始收縮,逐漸凝練到人形的(身shēn)上,十多分鐘過去,血池已經消失,唯一剩下來的是百米深的池底里一個人,赤發赤瞳睜著威嚴滿滿的雙眸,緊盯著血池的上方。

    上面,是十幾個跪著的主教,他們激動得淚流滿面,那是開心到極致的淚。

    而看著這一切的葉傾城,已經雙眼放光,那是要殺人的目光。

    “喂,醒醒,你打不過他,他可是神明。”少絕提醒道。

    “唔姆,沒錯葉傾城,如果要報仇的話,還是努力讓自己變強才是正道。”尼祿也開始勸說葉傾城。

    葉傾城沉默著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漩渦里的畫面,此時的畫面已經停止,做特寫的還是那個吸收了一整個血池精華的刺殺之神。

    提示:瀏覽器搜索(書名)+(完 本 神 立占)可以快速找到你在本站看的書!

重要聲明:小說《來自異聞帶的劍仙御主》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296 小人世界的奇妙大冒險(十一)手機閱讀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表广西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