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黑月之蝕 049 家里有爬蟲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白馬出西涼 書名:海拉病毒
    049 家里有爬蟲

    陳陽從頂樓上跳了下去,可是他把全(身shēn)的力量都用在了雙臂上,在陽臺上勾住了鐵欄桿,然后翻進了陽臺里面。

    正當陳陽松了一口氣的時候,冷不丁的竟然有一只弩箭從自己的臉頰一側穿了過去。

    一道血痕飚(射shè)出來。

    屋子里面竟然有三個手持十字 弓弩的弓箭手。

    也就在這么片刻的功夫,第二支弩箭緊跟而上,朝著陳陽的臉飆(射shè)而來。

    可是陳陽這時候才剛剛翻進,陽臺上還沒有穩住(身shēn)形。

    他全(身shēn)的力氣都爆發在了腰上,(身shēn)體猛然后挫,幾乎是擰麻花一樣的擰了過去。

    即便如此,這支弩箭還是把陳陽的衣服(射shè)了個洞。

    幾乎是擦著他的(胸xiōng)膛而過。

    陳陽冷汗直流,這種軍用十字 弓弩聲音太小,但是后坐力太大,而且箭桿又短,完全難以捕捉到痕跡。

    用來暗殺是最合適不過的。

    這幫人真是什么都考慮到了。

    幾乎就在后擰著這瞬息功夫中,陳陽的手拉住了窗簾。

    窗簾隨著陳陽的(身shēn)體被撕扯而下,掉了下去。

    陳陽已經失去了重心,不可能再像剛才一樣用手吊在欄桿上。

    好在這窗簾的兩端被他緊緊的抓在掌心里面。

    他借著窗簾的布料,勾到了一個空調的外機。

    陳陽那股下墜的力道猛然一頓,被卸去了很多。

    可他還沒來得及高興,幾乎只是一瞬間的功夫,那布料就被外機給撕裂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陳陽太重了,總之他在空中打了個滾,又墜了下去。

    陳陽這次真的沒有辦法直(挺tǐng)(挺tǐng)的掉了下去。

    他砸到了一個大棚上,把人家的棚子砸了個到地上,然后重重地摔到地上。

    不過好在經過空調外機的拉扯,那股下墜力已經不如最開始那么嚴重,陳陽雖然結實的砸到了地上,可重力勢能已經小很多了。

    也算是他運氣好撿回了一條(性xìng)命。

    陳陽猛的抬頭,然后艱難的爬起來趕緊逃到了街道上離開。

    也顧不上(胸xiōng)口疼痛了。

    在三層樓上,那個老者站在窗口邊上看著沖入人流的陳陽逐的銷消失在視線里,眼角都彌漫著殺意,臉上(陰yīn)晴不定。

    “要不要派人繼續追殺?”

    “不要因大失大,打草驚蛇,吩咐下去,挑選好死士之后,繼續實施獵星者計劃。”老者說道。

    “是!”

    老者的目光一直盯著陳陽消失的方向。

    陳陽忍著劇痛跑回了家,這一次他雖然臥底潛入對方的會議,但說到底還是沒有打聽清楚對方的計劃,所以這一次行動還是失敗了。

    對方很顯然在密謀一個計劃,可是陳陽因為被識破而功虧一簣。

    他現在最想不明白的是,那個老者口中的獵星者計劃到底是要做什么?

    事到如今,陳陽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可就在陳陽剛剛到小區門口的時候,他感知到了一絲不對勁。

    那是一股濃重的血腥味兒!

    陳陽的整顆心提了起來,慌忙沖回了家。

    他剛剛到家門口的時候,發現家里的門敞開著,家里的桌椅板凳被弄得一團糟,就好像被什么巨大的東西打翻過,玻璃瓶子和碎渣滓撒了一地。

    陳陽反手從門旁邊摸起一根火鉗,拿在了手里。

    雖然房子里面一片狼藉,可是房子里面也空空((蕩dàng)dàng)((蕩dàng)dàng)的。

    陳陽在沙發上發現了一灘非常粘稠的液體。

    他心里頓時就感知到了不對,這應該是那些大爬蟲的粘液,難道它們已經蔓延到這里了?!

    陳陽四處查看了一圈,確實沒有發現大爬蟲的蹤跡。

    他背靠著墻壁,找了一個角落蹲下來,盡量讓自己保證安全。

    然后他掏出了手機,撥了個電話出去。

    他打的是胖子的手機,他現在最擔心的就是胖子,還有代怡箐和陳萱怡的安全。

    “嘟~嘟~嘟~”

    陳陽從電話里面聽到嘟嘟的聲音,可奇怪的是,從房間里面竟然有一個微弱的聲音傳過來,那是胖子的鈴聲!

    陳陽忽然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念頭,他整個人都繃緊了,手臂開始顫抖起來。

    陳陽彎著腰摸過去,發現聲音來自于一個柜子里面。

    難道胖子帶著代怡箐還有陳萱怡躲在柜子里面?

    想到這里陳陽趕忙沖過去拉開了柜子。

    可是這不拉開還好,陳陽剛剛拉開柜子門,一條蠕動的觸手就猛的捆住了他的脖子。

    有一只大爬蟲竟然躲在柜子里面!

    陳陽掙脫不開,用手上的火鉗猛的夾住對方的觸手,然后兩只手用勁狠狠的一擰。

    那爬蟲發出了一聲凄厲的叫喊,吃痛之下縮回了觸手。

    陳陽手上的火鉗朝著爬蟲的頭上用盡力氣的砸下去。

    可是他手上的火鉗都給砸彎了,大爬蟲一依然一點事(情qíng)都沒有。

    陳陽猛的雙手吊住柜子,一記膝擊重重地磕在爬蟲的腦袋上,他借著巨大的慣(性xìng)把柜子往外拉,柜子狠狠的砸了下去。

    而陳陽借著這股慣(性xìng)被甩了出去。

    轟的一聲巨響,爬蟲被柜子砸在了底下。

    可是陳陽沒有半刻的喘息機會,因為幾乎是一瞬間,那柜子就被巨大的觸手打碎掉了。

    木頭渣滓濺(射shè)在陳陽的臉上。

    陳陽剛要從旁邊的房門沖出去,大爬蟲的手臂猛的揪住了陳陽的脖子。

    陳陽的(身shēn)體被懸在了空中。

    大爬蟲的手臂揪住陳陽,把陳陽的(身shēn)體狠狠的砸在了墻壁上。

    陳陽房間里面的柜子和箱子基本全被撞散架了,亂七八糟的零碎東西撒了一地。

    陳陽眼睛一瞄,瞄到了一只M56三棱 刺。

    這是他從部隊帶回來的,M56式三棱 刺幾乎可以說是(肉ròu)搏和暗殺最強的武器,上面的血槽可以對敵人造成撕裂(性xìng)的傷害,無法縫合,并且在幾分鐘之內把對方的血放光。

    只是由于這種戰術三棱 刺太過殘忍,國際組織出于人道主義考慮,不(允yǔn)許各個國家給所有的軍人配備這種M56三棱 刺,因而雪國只給特種部隊配備

    的這種三棱 刺。

    就在這個時候,大爬蟲的手臂,把陳陽狠狠的甩了出去。

    陳陽整個(身shēn)體就像炮彈一樣被砸進了廢墟里面。

    煙霧頓時升騰起來。

    大爬蟲猛然發出一聲狂吼。

    可就在這個時候,陳陽冷不丁的從煙霧中沖了出來,手上捏著一枚三棱 刺。

    大爬蟲的手臂像一把劍一樣刺過來,陳陽一個側(身shēn)避開,腳步順勢踩在桌子上,整個(身shēn)體高高的騰空上去,躍動到了高空。

    大爬蟲猛然發出一聲咆哮。

    陳陽一腳踢在大爬蟲的下巴上,這一腳直接大盤爬蟲踢得往后倒退了三步。

    趁著這功夫,陳陽倒握住三棱 錐,從大爬蟲的喉嚨刺進去,就像拉扯布匹一樣狠狠的劃拉下去。

    碧綠色的血液和喉管流了一地,大爬蟲的觸手想要把自己的喉管和內臟往肚子里面塞,可是剛塞進去就掉出來了。

    觸手猛的捆住了陳陽的喉嚨,想要把陳陽給捆到窒息。

    陳陽牙關緊咬一發狠,手上的三棱 刺繼續拉了下去。

    這一下幾乎把大爬蟲的腸子都給拉出來了。

    觸手的力量逐漸變弱,大爬蟲猛的倒了下去,而捆在陳陽脖子上的觸手也滑膩膩的的滑了下去。

    陳陽捏緊了三棱 刺,長出一口氣,一(屁pì)股坐到了(床chuáng)上。

    就在這個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個東西吸引住了他的注意。

    陳陽看到大爬蟲的內臟里面有一個黑黑的東西。

    他把大爬蟲踢開,頓時發現那是一個手機。

    可陳陽看到這個手機的時候,(身shēn)體止不住的顫抖起來。

    因為他記得很清楚,這個手機是當時胖子調侃陳陽,跟他買的(情qíng)侶款。

    老式的桑尼功能機。

    陳陽顫顫巍巍的從自己的口袋里摸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出去。

    只是片刻工夫,他把從腸道里面掉出來的那只手機,屏幕頓時亮了起來。

    “我是一個大帥哥呀,我有錢又高長的帥……”

    胖子用的那((賤jiàn)jiàn)兮兮的鈴聲響了起來。

    可陳陽聽了卻忍不住眼眶濕潤。

    胖子被爬蟲吃了,很有可能代怡箐和陳萱怡也被爬蟲吃掉了。

    陳陽離開的時候,他剛剛有了家和家人的感覺。

    可是他出去了一趟,回來以后所有人都不在了。

    陳陽忍不住蹲在地上哭了出來。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陳陽蹲在爬蟲的尸體旁邊,控制不住自己。

    可就在這個時候,冷不丁的有一顆小石子打在陳陽的肩膀上。

    陳陽擦了擦臉上的淚水,警惕的回過頭去看,卻發現什么都沒有。

    就在這時候,陳陽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如果說大爬蟲把胖子,還有代怡箐和陳萱怡都吃掉了,那至少還會有一些衣服或飾品留在肚子里吧?

    可是剛才陳陽看到的只有一部手機,除此以外什么都沒有。

    想到這里,陳陽的眼睛忽然亮了起來。

    (本章完)

重要聲明:小說《海拉病毒》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一卷 黑月之蝕 049 家里有爬蟲手機閱讀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表广西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