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天地萬物,生而平等

    沮喪中的寧十,下一眼就看到了本該更沮喪,但卻表現的一點都不沮喪的戎白簪。

    被一群人毆打,沒能力還手,還這般平靜?

    讀書人都會自我催眠嗎?

    帶著疑惑,寧十看了遠處的白千帝一眼,停下腳步,拿拐杖戳了戳拳打腳踢的人:“別打了。”

    沒人聽寧十的,這幾位已經沉浸到打人的爽快之中。

    寧十又說了一句:“我要問她幾個問題,你們先停一下。”

    除了聽雨閣的弟子被江流云喊走,其他一些不知名的修行者依然在毆打戎白簪。

    然后。

    嗖的一聲。

    這些人就像箭矢一般飛了出去。

    江流云臉色變了幾下,下意識朝(身shēn)后退出好幾步,有些后悔自己方才跟寧十說的話,并且有些擔心:“宗門的新樓不會剛剛建好又被拆了吧?罪過!罪過!”

    聽雨閣的樓沒有被拆,因為寧十不是孟**,救走戎白簪也完全是想知道對方為何會如此平靜?

    神都朱雀大道上。

    寧十和戎白簪并排而行,白千帝遠遠的綴在后面。

    三個人慢悠悠的走著,如同散步,唯一不同的是,白千帝兩耳不聞窗外事一言不發,只有寧十跟戎白簪在交談。

    寧十的傷還沒有好,走路一瘸一拐。

    戎白簪剛被群毆,滿(身shēn)的傷,走起路來同樣有些踉蹌。

    寧十直入主題:“被毆打不疼嗎?我看你很平靜啊!是因為隱藏了實力?書山海崖有隱匿修為的特殊方法?”

    戎白簪雙手攏在衣袖中,縮了縮脖子,眉宇間有些悵然,悵然中有些我見猶憐。

    風雪過后,洛陽城依舊清冷,戎白簪輕聲道:“你應該能看出來,我確實不曾修行,書山海崖也沒什么隱匿修為的方法。”

    寧十說:“那是為何?”

    戎白簪很平靜的回答:“因為我真的很忙,沒有時間去疼,我方才是在思考一個關于修行的問題,所以忘記自己被打了。”

    寧十愣了愣神:“你這人,說謊的理由還真是清新脫俗。”

    停頓一下,寧十繼續說:“我先不與你談疼不疼的問題,就說修行,你既然不曾修行,那就是一個普通人。一個普通人,你去思考什么修行?思考的再多有意義嗎?不入修行,何來思考?”

    戎白簪咳嗽幾聲,有血絲從嗓子里咳出來,但是她并不在意,反而像是來了興致:“那我也想問你,普通人就不能思考修行了?修行只能修行者才有資格去思考?那第一個修行的人難道知道自己一定可以修行嗎?天地萬物,應該都有權利去修行才對吧。天地萬物,生而平等,這應該是許多修行宗門總綱中的內容。”

    天地萬物。

    生而平等。

    這話其實寧十也說過,除夕夜那次,在知足常樂樓中,醉酒之后,她傳授所有人自己的修行感悟,其中就提到過這句話。可當時他的感悟不是普通人與修行者的平等,其實是修行者與修行者,修行者與仙人,修行者與邪魔,修行者與妖獸,修行者與靈物……

    潛意識里,寧十是認可天賦這種東西的,有根骨福緣才能入門,修行可不是所有人都能修行的。

    若是人人都能修行,那還不亂(套tào)了!

    這樣想著,寧十便說:“聽說你是書圣的弟子,從根本上說,你不是普通人,你確實可以思考,方才是我說錯話了。”

    搖搖頭,戎白簪說:“我是書圣的弟子,但我說過,我沒有時間修行,我很忙。”

    想著這人的神態。

    寧十開始好奇:“你很忙?忙什么?忙著思考修行?若是有思考的時間,你不如直接去修行,那可能來的更有效果。”

    戎白簪繼續搖頭:“我可能沒有說清楚,我思考修行,思考的是普通人如何修行?如何教普通人修行?而不是自己修行,如果我想修行,是不用思考的,我生來就可以修行。”

    自信。

    自信到無妄的地步。

    比寧十還要自信百倍,然而,她說的并非沒有道理,書圣的弟子,本就不應該是普通人,生來可以修行,大概就是一個基礎吧。

    孟**都不止一次的說過,寧十生來就可以學劍,生來就可以看懂天地之劍,寧十是天生的劍種。

    點點頭,想了許久,寧十最后說:“教普通人修行,那你確實會很忙,不僅是忙。教的越多,今天的事(情qíng)就會越多,四海神州所有的宗門恐怕都不會愿意有你這樣的人出現。若是人人都懂得修行,那還要宗門做什么?家家都是宗門!”

    戎白簪咳嗽的更厲害。

    寧十瞧了瞧她:“需要幫忙嗎?”

    戎白簪搖頭,然后說:“我懂醫,可以自己瞧病,這些是外傷,看著嚴重,其實不礙事的。那些人不敢真的對我痛下殺手,我師父雖然走了,可我畢竟還是書山海崖的弟子。而且,我的輩份很高,那些不入境的修行者只是受人指使,給我制造些許障礙罷了。”

    寧十看著戎白簪,忽然覺得,這讀書人想的到也透徹,還以為是個不通世事,一心鉆在學問中的女呆子呢。

    走過一處包子鋪,寧十買了幾個(熱rè)氣騰騰的(肉ròu)包子,買的時候還問戎白簪:“吃嗎?”

    本來覺得,這種心高氣傲,只活在自己世界中的讀書人,多半是不會接受施舍的。

    可沒想到,戎白簪很平靜的說:“吃啊,我餓了,我可能需要吃整整一屜。”

    寧十撅撅嘴,到也大方,直接跟老板說:“兩屜(肉ròu)包子。”

    一直跟在(身shēn)后的白千帝使勁咳嗽。

    寧十回頭翻了個白眼,然后轉頭:“三屜!”

    說完指指(身shēn)后的白千帝:“找他要銀子。”

    三屜(肉ròu)包子,一碗臘八蒜,三碟老陳醋,兩張桌子,寧十與戎白簪坐一桌,白千帝自己坐一桌。

    寧十吃一口包子,說:“我以為你不會要我買的包子。”

    戎白簪也跟著吃,并且吃的一點都不慢:“一,我確實餓了,二,你可能會需要我解答一些問題,吃你的包子算報酬。我是書圣的弟子,找我解惑,用包子付錢,是你賺了。”

重要聲明:小說《這個劍仙很危險》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一百六十六章 天地萬物,生而平等手機閱讀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表广西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