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殺破狼與虎子之殤

    陳濤這次的對手,體型并不算很大,只是和陳濤差不多大小。

    長的也很平庸,一(身shēn)灰色的毛發,看起來和土狗沒太大區別。

    只不過,和一般的土狗相比,嘴巴更長也更寬一些。

    最引人注意的是它的那只獨眼,此時正散發著嗜血的幽光!

    “來而不往非禮也!”躲過它咬過來的一口,陳濤也不甘示弱,趁著他立足未穩之際,向它發起了攻擊。

    “李叔,你說咱的狗能打的過它嗎?”場上兩頭猛獸打的驚心動魄,臺下劉水江同樣跟著揪心。

    “這可不好說,水江,你知道大黃這次的對手是什么品種嗎?”李百川盯了一會兒,問向了劉水江。

    “這……莫非也是土狗?”聽到李百川這么問,劉水江糊涂了,他怎么看都沒看出來。

    李百川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再猜!”

    “嗯……狼狗?你”劉水江看了半天,小心翼翼的答到。

    “這次算是猜對了一半!”說完這句話,見劉水江撓了撓頭,仍舊不解。

    李百川忍不住暗罵他一聲笨蛋,他也不再賣弄關子了:“是狼!”

    “什么?狼?你沒看錯吧李叔,狼怎么也能參加這種比賽?”劉水江聽完李百川的話,頓時大吃一驚!

    “狼也是犬科動物,為什么就不能參加?”

    隨后,李百川又補充道:“之所以這種比賽狼出現的較少,主要還是因為普通的狼普遍體型不大,加上不容易接受訓練,在這種擂臺戰斗中反而還打不過斗犬!”

    “那這頭狼主人怎么想的,會讓狼參加比賽?”

    “你別急嘛,我還沒說完!雖然狼不容易接受訓練,但是一旦訓練之后,憑借著出色的咬合力與戰斗技巧,那可就厲害了。”

    說到這里,他仿佛又想到了些什么,補充道:“在剛剛舉行的西北比賽場上,我就見到了一頭狼。當時它一出場,就直接咬穿了一頭比特犬的頭骨!”

    “這么厲害!那咱們的黃狗豈不是危險了!”劉水江聽他這么說,不由得擔心起來。

    “別擔心,要知道咱們的黃狗也不是好對付的,那可是一頭真正的狗王!”李百川說這句話的時候,他自己的心里都沒多少地。

    賽場之上,瞬息萬變!

    剛剛還打的平分秋色地兩只猛獸,下一秒,就發生了變化。

    雙方耗斗了這么久,陳濤還好,畢竟他平(日rì)里經常練習伏虎拳,耐力不是一般的好!

    而那頭狼,此時就已經有些乏力了。

    見這樣下去終究對自己不利,那頭狼獨眼之中精光一閃,故意賣了個破綻給陳濤。

    陳濤不疑有他,想要速戰速決的他,直接縱(身shēn)一躍,飛(身shēn)撲了上來想要結束戰斗!

    這頭狼早就有所準備,見陳濤撲上來,正中它的下懷!

    只見它一個翻(身shēn),靈巧的躲過這一擊,陳濤一下子收不住力,直接從它的(身shēn)上躍了過去。

    再等這頭狼再次站起的時候,正好立在陳濤的(身shēn)后,只需要一口,便可以給陳濤以重創!

    “不好!”見到這樣一幕,觀眾臺上李百川和劉棟齊齊發出了一聲驚呼,就連劉水江這個外行都看出(情qíng)況不妙了!

    甚至,連遠處的那名少女,都尖叫一聲,把頭埋進了旁邊爺爺的(身shēn)上,不敢再看!

    不僅是他們,其他所有觀眾,都是各種反應不一,不過在心里,全部都已經為陳濤判了死刑!

    就像非洲二哥,從背后**能擊殺體型是它十倍的水牛!

    別說是猛獸之間的廝殺了,即便是人,在ufc等格斗里,也有拿背這一說!

    背后,是大多數動物的(禁jìn)忌,也是弱點!

    但是,偏偏陳濤不屬于這大多數動物里面,他是剩下的那一小撮!

    就在惡狼從背后想要下口的時候,陳濤不再有所顧慮,后腿一揚,狠狠的彈向了惡狼!

    這頭狼哪里想到陳濤還會這一招,別說是它了,在場所有人都沒想到!

    那頭惡狼只覺得眼前一花,下巴上便感到一股巨力襲來!

    本來已經張開的血盆大口,這一下真變成“血”盆大口了,它本來張開的嘴被陳濤這么一踹,一下子咬住了自己的舌頭!

    鮮血頓時涌了出來,順著惡狼的嘴直往下趟,甚至嘴巴都不完,從鼻孔里直往外冒!

    再看地上,還有半截舌頭冒著(熱rè)氣!

    而那惡狼,在如此劇烈的疼痛之下,發出了陣陣含糊不清地慘嚎!

    陳濤一擊重創惡狼之后,不緊不慢的轉過(身shēn)來,一口咬斷了它的喉嚨,徹底的了結了它的痛苦!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場上的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這…這…這是一只驢子么?”

    金世軒失去了以往的風度翩翩,跟個傻子一樣長大了嘴巴,愣愣的看著場上!

    “哎呦!嘶~”

    同樣傻呆呆的梁金鴻,忘記了手里的茶水還是滾燙的,下意識的遞到了嘴邊,被燙的呲牙咧嘴!

    殺死這頭惡狼之后,陳濤掃視了一眼四周,任憑幾名工作人員如何呵斥,仍舊不往籠子里去。

    最后,他們不得不拿著警戒棍,顫顫巍巍的朝著陳濤圍了上來。

    在這種猛獸面前,他們是真的膽咻!

    陳濤深吸了一口氣,不再猶豫,昂著頭一步一步的走向了籠子。

    “虎子,我陪著你!”在籠子門關上一霎那,陳濤仰天發出了一聲咆哮!

    在全場沸騰中,陳濤被推離了斗獸場。

    回去的路上,他遇到了正被推至戰場的虎子。

    “兄弟,你一定要加油!”在陳濤深深的望著虎子,直到,它的(身shēn)影消失在了斗獸場入口。

    只從八強誕生之后,安頓猛犬的地方,不再是那個第地下停車場,而是莊園里地一大間房子。

    此時,空((蕩dàng)dàng)((蕩dàng)dàng)的房子里,只剩下陳濤的一個籠子。

    神戶牛(肉ròu)送至籠子里,陳濤一口沒動,而是在籠子里急促不安的轉著。

    自從回來之后,陳濤的心里就一直沒有平復過,現在右眼更是一直的跳!

    煎熬了十分鐘,突然,陳濤就聽到了遠處斗獸場上,觀眾們發出了震天地呼嘯聲。

    叉車地轟鳴聲由遠及近,傳了過來,陳濤的心,也隨著轟鳴聲,提到了至高點。

    門開了,當陳濤看到叉車上端著的那道土黃色的(身shēn)影時,心瞬間掉到了深淵。

    回來的是那頭坎高,虎子沒回來。

重要聲明:小說《我變成了一條土狗》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七十一章 殺破狼與虎子之殤手機閱讀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表广西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