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醒來不見君

    兩人飛快地下墜,雙方都已經顧不上打斗。

    秦默然甚至都松開了握弓的手……

    秦承志不斷的嘗試控制飛劍來托起他,不過看飛劍下落速度并不比慢,就知道他失敗了。

    他額頭已經汗涔涔的,臉色變得蒼白起來……

    他知道受深淵四層神力的影響,飛劍已經不受他的控制了。

    而且更可怕的是,他自己快要承受不住神力的壓力了,估計在過一會兒,他就有可能在神力的壓迫下陷入昏迷,并且永遠不會再醒來……

    他放棄了無勞的抵抗,看向旁邊的秦默然。

    卻見,秦默然雖然同樣臉色蒼白,卻好整以暇地看著自己,好像在欣賞自己狼狽的樣子。

    要是在平時,他肯定會因這種眼神而惱怒,甚至會把這雙眼睛的主人殺死,并挖出他的眼睛踩碎。

    但現在,在死亡來臨的時刻,好像一切都看淡了。

    可笑的秦默然,在這種時刻還想著看我的笑話,對于他來說,看到我狼狽的樣子恐怕比他的(性xìng)命都重要吧!

    真是個好勝的家伙!

    輸贏就真的那么重要嗎?

    在這一瞬間,他又想到了他的父親,那個為了夫子之位鉆營一生的男人。

    是的,他成功地登上了夫子之位。

    自上位以來,他苦苦經營,卻只能勉力支撐。

    但書院還是不可避免地沒落了,威望大減,人才流失……

    現在書院還是原來的書院嗎,哪里還有一絲執天下之牛耳的氣魄。

    甚至魔教教主都能在傷人后從容離開……

    “父親,這一些真的值得嗎?”

    秦承志緩緩地閉上了雙眼,在閉上眼的那一刻,湊巧看到了秦默然驚恐莫名的臉!

    呵呵……輸又如何,贏又如何,到頭來還不是一抔黃土……

    秦默然這次是真的慌了!

    在他的想法里,系統一定能扛住四層的神力壓制的,到時候只跟上次一樣,落地時不被摔死,那他還是一條好漢,只要他不是運氣奇差,遇到圣者境的妖獸,那他就可以從容地想辦法上到三層去……

    所以他還有心(情qíng)欣賞一下秦承志驚慌失色的表(情qíng),來顯示一下優越感!

    可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隨著下降深度的加深,神力的壓制越強,他的頭都有些犯暈了,可是系統卻沒有發出絲毫聲音!

    “小然然,消耗經驗抵制神力侵蝕!”……

    他一遍又一遍地在心中默念著,可是悅耳的叮咚聲卻沒有響起!

    圣者之下皆螻蟻,系統也過不了這個坎嗎?

    他終于慌了,一種無力感蔓延全(身shēn),他知道他要昏迷過去了……

    他看到了秦承志認命的閉上了雙眼……

    不行!

    “我不能死在這里!”

    “我還沒有完成父親的囑托……”

    “我還沒有完成師父的遺愿……”

    “我還沒成為舉世矚目的強者……”

    “我還沒完成一個穿越者的使命……”

    “我在這個世界甚至都還沒有談過一次戀(愛ài)……”

    “我的小雪,我的幽幽,我的無霜……”

    “恩?怎么會有無霜?”這是秦默然陷入昏迷前最后的念頭……

    ……

    無底深淵三層,秦羽雪悠悠轉醒。

    “我竟然沒死嗎?”

    她沒想到三層的神力壓制這么強烈,她還沒來及展開翅膀,就陷入了昏迷!

    能陪她師兄一起死,她也心中無憾了。

    本來以為不能幸免,沒想到不知為何撿回了一條命。

    “對!師兄!師兄他怎么樣了?”

    秦羽雪慢慢的睜開眼,一副溫柔的漂亮臉龐出現在她面前,尖尖的下巴,薄薄的嘴唇,高聳的鼻梁,一雙泛有綠色的眼眸。

    這不是我師兄,我師兄沒這么漂亮,不對,是沒這么娘!

    我一定是做夢!

    她再次閉上眼睛,又緩緩睜開眼!

    出現在眼前的還是那張令女人都羨慕的臉。

    她不相信的茫然四顧,卻發現旁邊還站著一個帥帥的老者和一個威武的壯漢。

    一個塔狀的法寶漂浮在老者頭頂,散發出柔和的黃光,把幾人罩在光圈之內。

    除此之外只有成片的參天大樹,再無一人(身shēn)影。

    “你們是什么人?這里是哪里?我師兄呢?”秦羽雪連續問出幾個問題,能感受到她內心的茫然和焦急。

    那漂亮男子微微一笑,森林間的花兒都失去了顏色,只見他溫柔地答道,“姑娘莫急,這里是無盡深淵三層,我叫孫化雨,是南楚皇族之人。”

    而后又伸出手指,指著旁邊的帥老頭道,“這是我二叔,六重境高手!”

    又指著中年壯漢說道,“這是我的護衛,孫陽,也是六重境境高手!”

    二人皆向秦羽雪點頭示意!

    秦羽雪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xué),好似在緩解頭腦的眩暈。

    而后,她想慢慢站起(身shēn),孫化雨連忙上前幫扶,她卻推開了孫化雨扶住她胳膊的手,倔強地站了起來。

    孫化雨眉頭微微一皺,又松了開來,好似沒有發生過什么。

    只見秦羽雪站起后四處張望,好似在尋找什么東西,“我師兄呢?你們見到我師兄沒有?”

    孫化雨綠色的眼眸寒光一閃,卻在目光落在秦羽雪臉上時又化作繞指柔,“我們路過此地時,就見到姑娘一人從天而降,是我們三人合力才救下了姑娘,至于姑娘所說的師兄,我們還真的沒有見到。”

    “沒有見到嗎?他不會是……”秦羽雪滿臉的失望痛哭,她忽然感覺一陣眩暈傳來,只見她扶著額頭踉蹌地倒退了幾步,才勉強的站住(身shēn)影。

    “姑娘……”孫化雨著急地想要去扶她,看到她臉上的表(情qíng),突然一怔。

    多么漂亮的女人啊,她(愛ài)的是他口中的師兄吧!

    那又如何,看來他師兄是遭遇了不測,這就是我的機會!

    “姑娘是什么人?你的師兄又是什么人,說不定我們可以幫你尋找呢!”孫化雨繼續溫柔地對秦羽雪說道。

    “對,對!還可以尋找……”秦羽雪臉上又泛起了希望,“你,你們可以幫我尋找師兄嗎?”

    她希冀地看著孫化雨三人。

    “是的,姑娘是失足掉下來的嗎?”孫化雨雖然心里不是滋味,但并沒有表現出來,還是溫柔地對秦羽雪說道,“姑娘應該告訴我你要找的是什么人,我們才能幫你尋找啊,最好能把來龍去脈講清楚,這樣才能有的放矢,有目的地尋找。”

    秦羽雪感覺這個漂亮的男人說得很有道理,強打精神把當時發生的事(情qíng)一一說出。

    原來她就是被書院通緝的秦羽雪呀,可比畫像上漂亮多了!

    她口中的師兄竟然是秦默然!

    她竟然為了秦默然跳崖殉(情qíng)……

    不過無所謂了,這秦默然才五重境,還被人打落到了這無底深淵第三層,估計早就死掉了,甚至尸體都被妖獸吃了。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我孫化雨大人大量就不跟你一個死人計較了,以后秦羽雪就有我照顧吧。

    孫化雨心中閃過無數個念頭,而后又溫柔地看著秦羽雪說道,“不瞞姑娘,按照姑娘所說,令師兄是被人打下,就算僥幸不死,也肯定(身shēn)負重傷了,且還要在這深淵三層受神力的壓制,恐怕,恐怕是兇多吉少了……”

    “就算他死了我一定也要找打他!”秦羽雪倔強的說道,“我要生要見人死要見尸。”

    孫化雨眉頭一皺,說道,“姑娘,你要知道,要不是有我二叔的寶塔替你抵擋著神力,你要你走出這個光圈的范圍,你就會立刻暈過去,永遠不會醒來,你拿什么去找你的師兄!”

    “我……我不要你管,就算是死了,我也要和我師兄死在一起……嗚嗚……”秦羽雪說著說著哭了起來。

    要不是看你長得漂亮,老子管你死活!

    孫化雨心中火氣升騰,但一看到到秦羽雪梨花帶雨的面容,怒火又瞬間被澆滅了,他嘆了一口氣說道,“姑娘,你看這樣如何?我們的事(情qíng)已經辦完,左右無事就陪你找一找你的師兄,一月之內,如若實在找不著,我們就要回轉了,到時候,你再做打算怎么樣?”

    秦羽雪心中清楚靠她自己是不可能在深淵三層行走的,只好無奈地點了點頭!

    ……

    轉眼一個月時間就過去了!

    “(殿diàn)下,我們需要馬上回轉了,再晚就超過陛下規定的期限了!”護衛孫陽對孫化雨說道。

    孫化雨看著面無表(情qíng)、神色憔悴的秦羽雪道,“再找找看吧!”

    “(殿diàn)下,臨行前,陛下特意囑咐,必須在規定時間內回轉,請您以國事為重!”護衛孫陽堅持道。

    孫化雨突然抬高聲音說道,“孫陽,我說過了再找一找,難道我的命令你敢違抗嗎?”

    “屬下不敢!”孫陽趕緊單膝下跪說道。

    只見,孫化雨又有溫和地說道,“起來吧,有父皇坐鎮,我只是個陪襯而已,還是尋羽雪姑娘的師兄重要!”

    秦羽雪眼神略有感激地看了孫化雨一眼。

    在我的演技下,不怕你不被我感動!

    孫化雨心中得意,卻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對秦羽雪說道,“羽雪姑娘,我們繼續尋找吧!”

    秦羽雪向前走去,二皇叔示意孫陽跟上,而后拉著孫化雨小聲說道,“化雨,你是有妻室的人了!”

    孫化雨看了秦羽雪一眼,見她沒注意這邊,才輕聲說道,“二叔,我就是喜歡她,從第一眼看到她,我就喜歡上他了!”

    “可她喜歡的是她師兄!”二皇叔說道。

    孫化雨自信的一笑,“他師兄早已死得不能再死了,再說憑我的能力,我會讓她忘掉他師兄成為我的妃子的!二叔,您不要再勸了,她命中注定會是我的妃子!”

    ……

重要聲明:小說《我的系統成神之路》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五十五章 醒來不見君手機閱讀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表广西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