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蕭凜先要請客?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鶴蛇散人 書名:遼國小奸臣
    半個時辰之后,蕭凜先和耶律浚兩人,一人背著一個大口袋,在宮門口處依依惜別。

    “表哥,新物事做好之后,一定記得給吾送來。”耶律浚苦笑著說。

    “好說,好說,一定一定。”蕭凜先將耶律浚手里的袋子拿到手里,“吾還得趕緊回去做,早(日rì)做出來,你也放心些不是?”

    “好好好!表哥快些去吧。”耶律浚趕緊說道,“一定要快些做出來。”

    “吾辦事,汝放心。”蕭凜先大咧咧地說著,轉(身shēn)騎上一匹快馬,頭也不回地離開了。似乎生怕后面有人追他似的。

    他沒辦法不快,他背后的袋子里,裝著東西呢。

    半個時辰之前,蕭凜先和耶律浚如同鬼子進村一般,將御花園里面的所有花朵,都一掃而空,不論什么抓破美人臉還是朱砂紅霜,通通摘了,塞到他帶來的大口袋里面。

    看的周圍的護衛心驚(肉ròu)跳,但是看著耶律浚也摘得很開心,只好恨得牙癢癢,心中祈禱老天開恩,讓自己躲過這一劫。

    作為一個文藝女青年,皇后蕭觀音哪里可能不(愛ài)花嘛,皇宮中的御花園,是蕭觀音最(愛ài)的游玩的地方,現在被蕭凜先這個上一狐帶著耶律浚這個混世魔王,將園中的花枝一掃而空,半朵都沒有給皇后剩下,偏偏這兩位他們又阻攔不得,沒看有名宮女上去阻攔被蕭凜先一腳踢開么,理由是你們竟然想要行刺皇長子。

    天可憐見,這種無恥地理由誰會信。但是喊出這兩個字之后,再無一人敢上前,被扣上行刺這位小祖宗的帽子,可是真的要死的。

    皇后和圣人今(日rì)在接見各地的頭人,所以他們想告狀都沒有地方去,只好看著兩人將御花園的奇花異草禍害一溜夠,負責飼弄花草的老宮人,一口氣沒接上來,已經被氣得兩眼一翻,昏死過去。

    就連耶律浚,看到自家娘娘心(愛ài)的花草被如此糟蹋,心里都毛毛的,他原以為自家表哥只需要一點花朵,沒想到是把它們全部包圓了。

    拋開宮人心中的驚恐無奈和耶律浚心中的忐忑不安不說。蕭凜先此刻心中充滿狂喜,搞到了這個,自己接下來的計劃,就算是完成了一大半了。

    帶著兩個大口袋回到自己的圓月山莊,蕭凜先發覺速查已經帶著人和東西回來了。玉陽公主果然大氣,他只想要借三十名仆人,結果給了他五十名健仆,還有成捆的木材帳篷面粉糯米臘(肉ròu)等物,還專門派了五個廚子及伙計過來聽用。

    蕭凜先一回到家,就把瑩草和山兔兩人叫了過來。

    “你倆書法如何?”蕭凜先開口就問道。

    “回稟主人,瑩草工書寫,婢子只會彈琴,書藝一道,并不擅長。”山兔笑嘻嘻地說道。

    說實話,她們倆人被自己耶律齊送給蕭凜先的事(情qíng),最開始還是頗為高興的,那可是明月公子小臨仙哎,兩名侍女被送到蕭凜先府上之時,心里已經想過無數遍紅袖添香,意亂(情qíng)迷之下,自己被蕭凜先收了房,每(日rì)詩酒唱和的神仙眷侶生活了。

    可是事實完全與想象違背,被送到蕭府以來,自己連蕭凜先一面都沒有見過,就聽說自家的主人與父親決裂,搬到了一個荒廢的園子來住。

    從小作為高級侍女培養的瑩草和山兔兩人,吃穿用度都跟南朝的仕女沒有什么區別,咋一看這種環境,不由得暗暗叫苦。這是人住的屋子嗎?自己竟然要跟另一個人共用一個屋子,簡直難以想象。

    環境惡劣點就算了,關鍵是自己這個小主人,并不像想象中的文質彬彬,溫文爾雅的風流才子模樣。

    自己被送來快半個月,只見過他數面,每次都是不知被誰打得鼻青臉腫,要不就是口吐粗鄙之語,直娘賊,錘爆汝等狗頭之類的渾話滿嘴亂飛。從小被養在耶律齊府邸的她倆,哪里聽過這些村話,要不是那晚親眼得見,她倆甚至都懷疑那些讓人迷醉的詩詞是不是真的是這個小主人所寫的了。

    她們以為跟他的相遇是如書里描寫那般風花雪月,甚至連孩子的名字都起好了,但是實際上不過是青(春chūn)期少女遇到了逗比沙雕的故事。

    這就很悲催了,所以當今天蕭凜先才把她們找過來的時候,她倆心中是隱隱有些怨氣的。特別是山兔。

    本來是她是擅長書法,瑩草是擅長琴藝的。但是因為某個不知名的原因,導致瑩草一低下頭就看不到最下面的幾根琴弦了,自己倒是能一覽無余。所以老主人就讓她倆換了個,讓她學琴,瑩草攻書畫。

    “是嗎?瑩草你試寫幾個字來。”蕭凜先看著面前的綠衣少女,慨然吩咐到。

    “諾!”瑩草羞紅了臉,顫抖著拿起筆,在紙上寫下半闕詞,正是蕭凜先那夜的享大名的明月幾時有。

    “嗯嗯,不錯!”站在背后看著瑩草寫出的幾個字,蕭凜先輕輕拍手叫好。

    這下羞得瑩草手腳都無處放了,趕忙把頭低下,幾乎整個腦袋都埋進巨大的山巒里。

    個小色坯,山兔在一旁暗中暗酸,低頭看看自己一馬平川的大型交通建筑,不由得悲從中來。

    瑩草臉雖然紅得冒了煙,但是眼睛卻是發著光,這算不算調戲啊,她定定地想著。

    自己的書法如何,她是知道的,遠不如山兔,可是小主人卻說自己寫得好,莫非?瑩草眼中已經冒出小星星了。

    在她和山兔的心中,默認能做出如此好詞的主人肯定是一等一的大才子,而大才子的書法一定是極好的,但是他偏偏如此夸贊自己寫的字,莫非——

    不行了,好羞人,想到自己之前被教導的那些讓人臉紅心跳的知識,還有被送來之前受到的叮嚀,瑩草下意識地回頭望了蕭凜先一眼,眉梢眼角,蘊含無盡風(情qíng)。

    她哪里想得到,蕭凜先讓她寫字,當真是因為從來沒有怎么摸過毛筆的他字如狗爬。

    小主人可真俊俏啊,遠不像其他紈绔子弟一樣滿臉的橫(肉ròu),也不像老主人一樣成天板著臉,還是上京第一的大才子,想想都——瑩草一邊想著,(身shēn)體不由得軟軟地靠向(身shēn)后的小主人。

    遼國女子火辣(熱rè)(情qíng),不外如是。

    正當瑩草心中柔腸百結,YY自己以后當上國公夫人的時候,蕭凜先一把閃開了,隨即拿出了幾張紙。

    “寫幾張請柬,待會兒我要用。”蕭凜先雖然有些納悶自己這個侍女為何突然變得東倒西歪,但是不妨礙他下命令。

    “諾!”瑩草柔柔地答道,聲音柔媚地都要滴出水來。

    “莊中老梅已大放矣,鬧紅堆里不少游魚之戲,惟葉多于花,渾不能辯其東南西北耳。倘能來,當煮青梅,烹牛羊,盡有滿懷月光與稀世奇珍,可伴君一醉!明夜子正,愿君踏月來賞,君素雅達,必不令吾空候也。”

    落款是圓月山莊莊主。

    “速速寫幾份,然后交予吾。”蕭凜先簡單吩咐一聲之后,然后匆匆地跑出門去了。

重要聲明:小說《遼國小奸臣》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七十章 蕭凜先要請客?手機閱讀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表广西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