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法國的巫師們

    “看看他們——”德拉科緊跟里昂的后面站起來,他以贊嘆的口吻說:“新生的血液。”

    他仔細打量著新來的小蛇們,眼睛里閃爍著異樣的光芒......也許這讓小少爺想起了自己也說不定。

    說真的,如果沒有(身shēn)邊的這個人......

    他帶著自己在霍格沃茨的一年級里,經歷了一段難以想象的生活。所以他,德拉科·馬爾福,居然變成了這個樣子。

    他現在越接近里昂,就越能發現自己以往的幼稚......那純血的理論簡直就像個笑話。如果沒有拳頭作支撐,那麻種巫師就得翻(身shēn)做純血了。

    不過里昂鼓掌完后就在邊上耷拉著眼皮,像是無聊似的隨手插了幾塊牛排送到嘴里。直到他聽完霍格沃茨的校歌,然后是鄧布利多例行講(騷sāo)話......這些東西叫他煩躁不已,里昂簡直迫不及待地要跟著斯萊特林的級長離開。

    不論是鄧布利多的掃視還是來自洛哈特的弱智表演,讓他一秒鐘都不想多呆了。

    當然,是“明面上的級長”。

    于是小蛇們,或者說是渡鴉們,這些(身shēn)著綠色長袍的學生終于跟著級長排成一列離開......同時里昂看到在格蘭芬多的學生里,赫敏向自己投出復雜的目光。

    沒事的。

    他同樣用眼神回復。然后進入人群像普通的小巫師一樣被隱沒。

    “那我也走了——”斯內普站起(身shēn)來。他拍拍袍子,對著鄧布利多點頭:“斯萊特林還有點小問題要我處理。”

    “我們倆上學期就在說的事,教授——你可不能因為偏心于哪個學生就不管了。”鄧布利多微笑著回答:“雖然里昂同學是很優秀,但我們需要的是正義的優秀,是吧?”

    “哈利波特......”斯內普沒有回答老頭的問題,他只是冷笑著念叨起這個名字:“關于這個‘救世主’先生——我只希望你的想法不會出問題。”

    “我當然相信自己,你也要相信他。”

    鄧布利多笑瞇瞇地回應。

    霍格沃茨的大廳再度變得空空((蕩dàng)dàng)((蕩dàng)dàng),只有高臺上的白胡子老頭在這兒站著。

    ......

    法國,巴黎。

    有一個黑色碎發的高大男人站在一個陽臺上。他的(身shēn)前暗淡無光,只有(身shēn)后的房間里有其它的顏色,除此之外還有一座教堂默默散發出迷蒙的光芒。整座城區看上去都好像是睡著了,因為夜晚來臨的時間已久。

    他的臉上一點表(情qíng)也沒有,哪怕是在這樣的夜晚也能讓人感受到冷漠的氣息......同時他的眉毛像是被重力拉扯一樣的下墜。

    道恩·威廉。

    他警惕極了,甚至于小步倒退著進入房間內,然后大門“吭哧”一下子關緊。

    “好了——”

    他回過頭去,看向房間內的巫師們......如果里昂在其中,他一定會驚奇地發現少了幾個人。

    威廉拿出自己的破卷煙抽上一口,他熟練地吐出白色的連環煙圈。它們遮蓋住威廉的面孔。

    “我們已經把卡羅林手底下的線人給抓住了,而那些麻瓜警察也被我們甩開十萬八千里。”那根發紅的卷煙指向角落里蜷縮著的一個家伙,威廉問:

    “怎么辦?是奪魂還是抽他一頓?”

    “嗚嗚嗚!!”

    那個巫師的腿和手臂都被麻繩給綁上了幾圈,嘴巴里塞著一個玻璃瓶——于是這家伙的嘴巴邊緣裂開都流出了鮮血。

    他顯然是被面前這一群狠角色給嚇懷了......因為在他的辦公地點里,就剩下自己還(身shēn)體完好。

    最重要的是,誰能想到卡羅林直系后代里也會有叛徒?!就在剛才,自己發現那個家伙的面孔和面前的這個人完美的重合了——這都是什么事(情qíng)!

    我看錯了!我一定一定是看錯了……如果是真的,那自己還不如死掉的好。

    一旦知道了有這樣的丑聞,卡羅林家族一定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有關的人。求求你......不要——

    他雖然像軟體動物似的亂動,可他的眼睛卻死死地看著威廉,仿佛是要確認下這件事(情qíng)。

    怎么越不好的(情qíng)況還越喜歡作死?也許是人的本(性xìng)——誰知道呢?

    “嗷嗷嗷!!”

    他越看越緊張,甚至像條賴皮蛇似的在地上亂翻,不過地面上除了巫師就空無一物......所以他只能就地表演行為藝術。

    威廉動腿走路過去。因為他早就對房間施展了(禁jìn)音魔咒,所以能和他慢慢做游戲。

    “哧......”

    那根冒著紅色火星的煙頭按在他的太陽(穴xué)上,發出輕微的燒灼聲和發糊的氣味,同時有股劣質卷煙的氣味撲面而來。

    不過那家伙現在動不了了,因為同時有幾個魔咒適時地打到他(身shēn)上。所以他睜大眼睛噙著淚花,眼睜睜看著那根煙頭左右摩擦。

    “香嗎——”威廉冷著臉問:“這種味道,你們很熟悉吧?”

    “嗚嗚嗚......”

    “蠢豬!下水道里的臭老鼠一樣的家伙!你簡直就是地精的排泄物!婊子養的廢物!”

    威廉猛地站起(身shēn)來,一腳踏在他的臉上,帶動那家伙的頭和地面親密接觸以至于發出“咚”的一聲響。

    “他媽的,這棟樓都在搖啊——”小彩球魚喃喃著發呆:“我就沒想到他們在魔法部還能有一手......他不是個逃犯嗎?”

    “這就是你以前只能瞧著幾塊硬幣過(日rì)子的原因。”費雷克摸著大胡子,他嘲笑道:“你如果能多那么一點點眼力勁兒,我覺得你就可以不用做流浪漢。”

    小彩球魚直接閉上了嘴。他繼續看向面前的暴力場面,又突然張大了嘴巴,看起來是被嚇壞了。

    “咚!”“咚!”“咚!”

    三道低聲有節奏地響起,地面上也同時爆開了紅色的液體......哪怕是隔的很遠的弗雷克也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發現那上邊都濺上了一團猩紅的東西。

    “暈了嗎?不至于吧,我給你喝了清醒藥劑的對嗎——”威廉低下腰低語,此時他還是一副面癱的樣子:“你還想活著對不對......”

    “嗯嗯嗯嗚嗚!”

    那家伙滿臉血污地點頭。

    “那好。”威廉臉上的(情qíng)緒似乎松弛下來了,他繼續說:“你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告訴我。然后,任何、其它、無關的事(情qíng)都不要說出來——”

    威廉回頭望了一眼小彩球魚和弗雷克,示意他們不用過來。他露出了奇怪的微笑。

    “好了,你知道要老實點的。”

    這家伙一巴掌拍碎了玻璃瓶,于是他蹲了下來,面帶僵硬的笑容說出了威脅的話。

重要聲明:小說《斯萊特林大法師》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八十三章 法國的巫師們手機閱讀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表广西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