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惡戰(一更)

    “看來,這個‘小孩兒’還很擅于變裝啊。”他們追了那么久,居然都沒追到。

    “是,他換了好幾(身shēn)裝扮了,而且,神出鬼沒的,驀一時就沒了影子。”護衛回答,從他們的臉上就能看出郁悶來,被一個小孩兒耍的團團轉。

    姚嬰點點頭,“那他的確是很厲害了。繼續找吧,這個時辰,小孩子差不多也都要回家了,在大街上逛的,應當不多。”環顧一圈,不少小孩子都被家人帶走了。這么晚了,哪家家長心那么大還讓孩子在街上亂晃。

    護衛繼續搜尋,姚嬰也加入其中,分成了兩個隊伍,沿著兩條街開始搜索。

    夜色降臨,城中的燈火都亮了起來,這幾條主街倒是不暗。

    人們來來往往,大多是準備去風月場所找樂子的男人。還有這個時辰就喝多了的家伙們,在大街上搖搖晃晃,也鮮少有人理會他們。

    走動,一邊尋找小孩子的(身shēn)影,也瞧見了幾個,但都是正常的小孩子,并不是那個詭異的‘小孩兒’。

    其實,那具體是不是小孩兒,姚嬰根本就不確定。也興許,那就不是小孩兒,有一些侏儒不是就不會長大嘛,永遠都是小小的個子,背面看像小孩子。

    只是,侏儒的話,臉是會有變化的吧,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變得蒼老。

    可是今(日rì)瞧見的那個‘小孩子’,雖說沒看清他的容貌,但是卻瞥見了他的腦門兒,就是像小孩兒一樣,光潔飽滿,還白白的。

    在街上行走搜尋,朝著北城門的方向走,走著走著,街上的人都不多了。

    沿街的商鋪關門的也很多,沒有燈籠,反倒顯得有些黑暗。不過,大概是因為黑暗,使得天上的彎月都更清晰明亮了。

    在即將走到城門時,走在前方的護衛緩緩的停下了腳步,空氣似乎也在瞬間變得緊張起來。

    姚嬰微微歪頭,順著護衛之間的空隙往前看去,就在城門內側十幾米處,有一行人正堵在那里。

    城門口的守兵也不敢言語,這里的(情qíng)況,他們顯然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兒。

    而就在這里外兩伙人之間,一個穿著尋常布衣的小孩子站在那里,被堵住了去路,他終是停下來了。

    前方,堵住他去路的一行人或許在這么昏暗的地方看不清楚,但有一個人很(挺tǐng)拔,鶴立雞群,一眼便瞧見了他。

    齊雍的標志(性xìng)特征,大概就是(挺tǐng)拔的個子了,最起碼來到這個世界這么多年,姚嬰好像還沒瞧見過比他高的呢。

    看到了齊雍,姚嬰的心也踏實了下來,原來他也是在圍堵這個小孩兒。

    只不過,再看那個小孩兒,他被圍堵住,好像也并沒有多慌亂。

    和別的小孩子換了布衣,他站在那兒搖搖晃晃,又轉頭看了看(身shēn)后的人,好像是在評估自己能不能打得過一樣。

    他轉過來的時候,大家也看清楚了他的臉,他的確就是一幅小孩子的樣貌,沒有任何侏儒的特征。但是,看他的手,好像就沒那么簡單了。

    大概是太黑了,也看不太清楚他的手到底有多大,但根據垂在(身shēn)側的影子來看,那雙手不小。

    寂靜的對峙,因為那個小孩兒的無所畏懼,反倒襯托的他們這兩伙人很緊張似得。

    驀地,那個小孩兒在原地蹦蹦噠噠的跳了兩下,他衣服里頭也不知有一些什么東西,稀里嘩啦的掉了下來。

    掉下來的東西像是花生米一樣,撞到青石磚上,發出噼里啪啦的脆響。

    所有的視線都被吸引過去,卻沒瞧見那個小孩子站在那兒手上做的一連串動作。

    之后,那些掉在地上的東西就忽然兀自顫動起來,如果不仔細的觀察它們,還以為是地震了呢。

    驀地,那些東西下方忽然伸出八只腳,很細很細,猶如小蜘蛛的腳。它們支撐起花生一樣大的(身shēn)體,然后就朝著四面八方的活人沖了過來。

    太黑了,姚嬰根本就看不清楚,但是能聽得到聲音。卻是護衛目力過人,看見之后,紛紛抽出兵器來。

    前后圍堵的人亮出兵器,那些東西跑的速度特別快,已經到了眼前。

    長劍揮過去,那花生一樣大的東西立即被剖開,可是,被剖開之后,卻沒有死。分開的兩部分迅速的轉化,又長出了腿腳,都活著。

    前后兩伙人混亂起來,那些東西硬生生的往人(身shēn)上撲,它們好像極其的喜歡活氣。

    攻擊起來,根本就無法殺死它們,反而越來越多。

    姚嬰被護衛推搡著退到了路邊,看著那東西從(身shēn)前出現,咻咻的順著她的鞋子爬上她的裙子,顯然這東西是要連她都不放過。

    伸手一把抓住,它那幾只爪子像是用鐵絲做的一樣,但是卻不斷的張牙舞爪。她的手還真沒控制住它,它(身shēn)體一翻,八只爪子摳住了她的手,然后手掌就一痛。

    皺起眉頭,不顧那些人打殺的聲音,姚嬰將手抬高仔細的看,這小東西的(身shēn)體圓溜溜的,但背上卻是諸多花紋,乍一看像個閉眼睛的女人的臉。

    隨即用另一手將它抓住,然后硬生生的扯下來,她手心被咬破的地方也跟著飆血,她的手竟然被它鉆出一個圓孔出來,。

    “后退,后退。”姚嬰立即大喊一聲,接下來晃動手腕,無聲的鈴鐺也在急速的搖晃。

    與此同時,聽到她大喊的護衛揮舞著長劍邊蹦跳著后退,那中央的街道讓出來,地面上滿滿都是密密麻麻的那東西。

    原本隨著眾人退開,它們還想再撲過去,但下一刻就開始在原地轉圈兒,好像暈乎了似得。

    它們邊轉圈邊往中央聚集,只不過短短的幾分鐘而已,原本不過二三十只家伙,眼下密密麻麻足有上百只。

    有的護衛被撲了,原本那家伙叮在腿上扯不下來,但隨著姚嬰搖鈴之后,它就自己跑了下來,快速的跑到中央去聚集了。

    只是被叮咬的腿流血不止,好像小溪似得汩汩往外冒。

    姚嬰一邊搖晃手腕,一邊朝著中央走過去,趁著這時機轉眼環顧四周,卻發現不見了那個小孩兒和齊雍等一部分人的(身shēn)影。

    大概是趁著這邊混亂的時候那個小孩兒跑了,而齊雍則追了上去。

    那些如同蜘蛛一樣的東西密密麻麻的聚成了一堆,它們更像是抱團取暖,因為寒冷或是恐懼而簇擁在一起。各自那堅硬的腿腳和外殼摩擦,發出沙沙的聲響。

    走到近前,姚嬰看著它們,隨后另外一只手朝著護衛聚集的方向揮了揮,“去找一些烈酒,越烈越好,用大缸盛著,搬到這邊來。”

    聽她說完,數個護衛立即行動,眨眼間離開原地。

    倒是那些還流血不止的護衛坐在地上想法子止血,勒住了流血的上半部分,但血還是在流。

    “它們屬寄生物,最古老的一種蠱之一。攻擊活人,會在人的(身shēn)上鉆出一個洞,繼而不斷的汲取血液。吃空了血液,就會將它們(身shēn)體里的東西反注入(身shēn)體之中,融化骨(肉ròu)內臟,它再吸食回(身shēn)體內。這個過程,它會變得越來越大。你們無需止血,一會兒附近的血流空了,也就不會再流血了。”姚嬰看著那些瑟瑟發抖抱團取暖的小東西們,一邊說道。

    聞言,那些護衛也放心了,雖說被攻擊到的人都不吱聲,只是默默止血,但心底里卻是真的有些擔心。

    這期間,姚嬰的手一直沒有停下來,她獨站在那里控制場面,四五米開外圍了一圈的護衛,卻是誰都不敢上前來。

    不過,也虧得這一次有她在場,否則這些東西,他們還真是毫無辦法。誰知該如何弄死它們,一分為二居然都存活,再分還是活,好像無窮無盡似得,太過可怕和詭異。

    大約過去了兩刻鐘,去找酒的護衛回來了,一人捧著兩大壇,后面還有兩個護衛抬著一口大缸。

    其他人給他們讓路,他們一直走到姚嬰(身shēn)后的地方停下,看了看那些仍舊在聚堆的東西,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把酒都倒進大缸里。”姚嬰指示,她搖晃的手也開始變換速度,緩慢了下來。

    護衛們把烈酒往大缸里倒,因為是烈酒,那股子酒精的氣味兒立時飄((蕩dàng)dàng)起來。

    再遠處,城門口的守兵和城里一些百姓都在圍觀,百姓不知這邊怎么回事兒,有護衛擋著,他們也根本看不見。

    倒是城門口的守兵有些瑟瑟發抖,誰又知道這忽然之間是怎么回事兒。只是有個大人物亮了魚符,就占據了這城門口,他們誰也不敢多問。

    幾壇子酒都倒了進去,護衛稟報了一聲,便退開了。

    姚嬰也在同時讓開了路,那聚集在一起密密麻麻的小東西們和那大缸也不過是兩三米的距離。

    她一甩手,手鏈上的鈴鐺大幅度的搖晃,同一時刻,那些東西也開始調轉方向,猶如被訓誡過的兵士一般,排著隊的開始往大缸的方向爬。

    這種場面,在長碧樓出生入死多年的護衛也從沒見過,這種沒有智慧的東西還會聽從除了主人之外的人的命令,不可思議。

    它們往大缸的方向爬,到了大缸底部,就順著那光滑的大缸外側爬上去,咕嚕嚕的進了大缸里。

    沒有人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它們行動,一個跟著一個,猶如自己爬進(熱rè)鍋里的螃蟹一樣。

    進了大缸,便被泡進了烈酒里,但好像進去之后,它們就沒了動靜。

    隊列有序,沒用上一刻鐘,它們就全部都進了大缸。

    也虧得大缸較大,而它們沒有吸太多的血液,所以也沒長大,仍舊只是比花生米大那么兩圈而已。

    隨著它們都進了大缸,姚嬰也停止搖晃手腕,她緩步的走到大缸邊緣,低頭往里看,它們都沉在缸底,像是被腌熟了的泡菜。

    “火折子給我。”看了一會兒,姚嬰抬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她很累。

    拿著火折子的護衛立即過來,打開吹紅了之后遞給她,姚嬰小心的將火折子送進大缸。微微跳躍的小火苗在接觸大缸里的烈酒瞬間,便呼啦一下子燃燒了起來。

    姚嬰迅速后退,但仍舊覺得自己臉上的汗毛好像都被燎了,呼吸間聞到一股燒焦的氣味兒。

    大缸里的烈酒在瘋狂的燃燒,火光沖天,把這四周都照亮了。

    姚嬰也輕輕地吁了口氣,轉(身shēn)環顧了一圈,還是沒見齊雍的影子,她心下不由幾分著急。

    那小孩兒會那么古老的蠱術,說不準他還會一些更難以對付的。

    “你們兩個過來,在這兒守著。何時火滅了,就抬著這大缸到城外去,找個向陽的地方埋起來。其余人,跟我出城去找公子吧。”分配完畢,眾護衛也沒有意見,留下兩人守在此處,其余人收起兵器,隨著姚嬰快速的出城。

    城門口的守兵不敢阻攔,只是幾分稀奇的看著他們離開。

    護衛臨走時從城門外摘下來幾個火把,他們目力好,但姚嬰不行。別看他們風里來雨里去,可是也有心細之人。

    順著這漆黑的官道走了一陣兒,在前打頭的護衛就發現之前的人進山了,他們也立即改變方向,隨之進山。

    這官道四周的山并不繁茂,坡度也不高,很快就走到了山道。

    護衛一直在循著蹤跡,而且,在過了一條山道之后便發現了打斗的痕跡。在前帶路的護衛忽然之間迅疾的飛奔出去,好似聽到了什么。

    姚嬰也不由跟著加快腳步,所幸(身shēn)邊有舉著火把的護衛一直配合她的腳步,能讓她看得清腳下的路。

    飛奔了一段路,之后又進山,然后便在不遠處瞧見了前方先跑出去的護衛停在半空的火把,他們不再奔跑了。

    “阿嬰姑娘,是公子他們。”(身shēn)邊的護衛目力好,也將自己所看到之物傳達給了姚嬰。

    加快腳步,跑的她衣服都被汗打濕了。她抵達,護衛給她讓路,她也看到了齊雍等人各自坐在原地,而在他們中央,則躺著一個‘小孩兒’,就是之前在城門口的那個。

    環顧一圈,所有人(身shēn)上都是血,包括齊雍。他坐在那兒,右手撐在了右膝上,他的手掌垂在那兒,不斷的在滴滴答答的滴血。

    繞過那具尸體,她幾步抵達齊雍(身shēn)邊蹲下,看著他的手,被貫穿了。

    “怎么傷的這么重?”托住他的手腕,迎著火光里里外外的看著他的手,手心手背皮(肉ròu)外翻,血糊糊的。

    “這小東西,看著不大,誰想到還是個高手。”齊雍的視線落在她臉上,他滿頭滿臉都是冷汗,像被水洗過一樣。

    扭頭看了一眼那具尸體,他癱在那兒,乍一看真的就是個小孩子的模樣。可是,視線觸及他的手,卻不是了,那雙手很大,就是成年人的手,而且指節很粗。

    握緊他的手腕,他手上的血都滴到了她的衣袖上,再一看他的臉,全都是汗。

    “是不是特別疼?”否則他也不會流這么多的汗。

    “還好。”這一次,齊雍倒是沒有說很疼。

    這怎么可能還好?十指連心,更何況整個手掌都被貫穿了,誰知道筋骨有沒有斷?

    “水來了,快,給受傷的人處理一下。”東哥的聲音傳來,他帶著三個沒有受傷的護衛去找水了。

    眾人立即動手,點燃一堆火,其他人給各個傷員處理,除了齊雍,還有三四個護衛,還有那個鶴玉,都受了傷。

    他們這么多人對付那‘小孩兒’一個人,居然如此吃力,匪夷所思。

    東哥一路跟著齊雍,他沒武功,所以也沒有受傷,只是這幾天他熬得夠嗆,臉頰都凹陷下去了。

    用清水澆齊雍的手,血水跟著一并流下來,東哥動手處理,倒是很穩定。

    姚嬰在旁邊用衣袖擦拭齊雍臉上的汗,可是擦完之后便很快又流了出來,再一模他后背,衣服都是濕的。

    “這樣不行,咱們簡單處理一下,然后趕緊回城吧。”他疼的都這樣了,別再疼暈過去。

    “好。”東哥也同意,哪兒能在熬著。

    “你先去看看那個小東西的尸體。”齊雍微微皺眉,額頭上的傷口都被他的汗水沖的發白了。不過,他眼下卻是十分冷靜的樣子,吩咐姚嬰過去看看。

    最后看了他一眼,姚嬰沒辦法,他這會兒好像又回到了以前似得,天上地下他獨大。

    起(身shēn),姚嬰舉步走到那具小尸體旁邊,他躺在那里,不遠處篝火的光照在他(身shēn)上。他的脖子被扭斷,而且心臟處也被捅穿了,這才沒命的。

    他長得白白凈凈,臉上有血,但看起來也就是六七歲的樣子?

    視線固定在了他的手上,這一雙大手,估計能把他自己的臉給罩上。

    抓住他的手,入手粗糙,指節粗大,皆是硬繭,這一看就是個練家子。

    感受著他的骨頭,姚嬰愈發確定,這肯定不是個小孩兒,說不準,比這里最年長的人還要大。

    可他又應當不是侏儒,這靈童、、、真的是指他么?

    提示:瀏覽器搜索(書名)+(完 本 神 立占)可以快速找到你在本站看的書!

重要聲明:小說《鳳求凰之引卿為妻》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193、惡戰(一更)手機閱讀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表广西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