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誰說我喜歡男人了?

    凱文慌的手不知道該往哪里放:“辛助理,要不你就和BOSS說我曠工吧,炒了我不至于,其他處罰肯定少不了,只要你能出氣別哭了就行。”

    辛意哭的上氣不接下氣:“不,不是因為這個,我,沒想出氣。”

    “姑(奶nǎi)(奶nǎi),那你為什么哭的這么傷心?”

    辛意緩緩的抬起頭,哭的妝都花了:“你,你不是喜歡男人嗎?我竟然被喜歡男人的男人親了。”

    十道天雷從天而降,把凱文劈了個外焦里嫩,誰喜歡男人啊?你全家才喜歡男人。

    “她們嘲笑我是缺(愛ài)的老女人,難道我只能吸引女人?”

    吸引女人?他轉眼之間就成了辛意的好姐妹了?

    凱文覺得此刻他必須展現一下男子漢雄風,再以訛傳訛下去,還怎么脫單?

    “辛助理……”

    打好的腹稿只等一口氣全說出來,辛意就在這時站起,帥氣的一抬手,抹干了眼淚。

    “凱文,你來看雕刻大賽,是為哪位雕刻師加油嗎?”

    眼淚來的快去的也快,幾乎就是一眨眼,辛意就恢復了冷冰冰的辛助理狀態。

    凱文看的目瞪口呆,女人啊,還真是奇怪的生物。

    “怎么?你不想說?”

    “當然是給曉靖加油的。”奇怪的生物惹不起,辛意問什么凱文就得答什么,“不過你問這個干嘛?”

    “考慮是不是要放你一馬。”

    “那你考慮的怎么樣?”

    “看在你是為洛雕刻師加油的份上,我就不讓BOSS知道你曠工溜出來看比賽了。”看凱文要道謝,辛意話鋒又一轉,“但是停車場發生的,你也不能讓別人知道,特別是你,你……”

    親了我她是無論如何都說不口的,她惡狠狠的瞪著凱文,眼中寒光陣陣:“反正要是有第三個人知道,你就……”

    殺人滅口的動作一做,凱文下意識的摸了摸脖子,女人啊,不但可怕,還很恐怖。

    “不過辛助理……”但他也不是被嚇大的不是嗎?“保密我肯定保密,但你能不能告訴我,你這功夫怎么練的?”

    “什么功夫?”

    “就是你說哭就哭,說不哭就不哭的功夫。”

    辛意的臉微不可查的紅了下:“成人年的哭點很奇怪,特別是女孩子,撕不開快遞都有可能大哭一場,虧你還喜歡男人,女人的心思都不懂。”

    “我……”

    “不用解釋了,我知道我明白,我從沒鄙視過你們。”

    你知道什么啊?你什么都不知道!

    “你喜歡男人這件事,我也不會說出去的,其實我也是……偶然聽到的。”辛意說完按響了車鑰匙,打開車門拿出了化妝包,“采訪大概還有半個小時結束,你最好提前回御飾,要是被BOSS抓到,誰也保不了你。”

    “辛助理,等一下。”

    辛意哪會等他,踩著八厘米高跟鞋頭也不回。

    膝蓋還疼的厲害,凱文想追也追不上,

    一撅一拐的坐回自己的車里,無比憋屈的他狠砸了下方向盤。

    到底是誰散布謠言說他喜歡男人的,他明明喜歡女人,像辛意那樣的女人就很對他的胃口。

    念頭一冒出來,凱文自己被嚇傻了,他怎么敢喜歡可怕又恐怖的辛意辛助理?

    ……

    人來人往的正街上,洛曉靖站在路邊焦急的攔著車。

    十分鐘了,出租車和網約車都叫不到。手機第三次被舉起,她繼續撥打著蘇月幾個人的電話,結果還是一樣的,始終都是無人接聽。

    想著還有什么辦法能快點回靖松坊,一輛黑色的別克從不遠急駛而來,一個急剎車停在了她的腳邊。

    “洛雕刻師,這里很難叫到車的,我送你去工作室吧。”

    車窗緩緩落下,看到是段正豪,洛曉靖楞了下別開臉:“沒關系的,我再等一會兒。”

    硬邦邦的語氣拒人于千里之外,段正豪早有心理準備,依舊好脾氣的:“賽后的媒體采訪都沒參加,應該是很急的事吧,要不然我收你車錢,你就當坐的出租車。”

    這回洛曉靖沒有猶豫,拉開車門就坐了進去,她是不想和段正豪有太多牽扯,但鬧的太僵也不好看。

    別克啟動開上了馬路她才恍然想起,既然段正豪知道賽后還有媒體采訪的事,他怎么沒在這等段青煙?

    不可能的可能攪的她心煩意亂,她不斷的轉著手心里的手機掩飾著,眼睛不管看哪都有些別扭,亂糟糟的一掃,發現段正豪正透過后視鏡看著自己。

    四目相對,兩人同時尷尬的避開,平復了下心(情qíng),洛曉靖率先打破了沉默:“段先生,我知道商戶送到靖松坊的晶石原料是你交待的。不過,我并不需要,好意我領了。”

    她早就想挑開了,現在正是個好機會。

    “為什么你就是不肯接受我的幫助?”段正豪的語氣有些生硬,“你這孩子,和你媽媽一樣那么犟。”

    “別提媽媽。”洛曉靖一直在控制著自己,可段正豪一提洛柔,她就忍不住了,“前面路口停車吧,不耽誤段先生時間了。”

    “好,我不提。”段正豪服了軟,他生怕洛曉靖會氣的跳車,“我沒有惡意,我只是想……修補我和你的關系。”

    “我和段先生的關系,不用修補。”洛曉靖有些后悔上段正豪的車了,她不想認父親,從前不想現在不想,以后也不會想,“這樣就很好,只說雕刻不提其他,我們都能自在一些。”

    洛曉靖永遠不能理解段正豪的迫切,在他看到洛曉靖在雕刻大賽上的表現時,他恨不能沖上去,告訴所有人這是他的女兒。

    手法像,雕刻習慣像,就是粗繪時的專注,都和當年的洛柔一模一樣。她果然繼承了洛柔的衣缽,成為了一名優秀的雕刻師,她還能比洛柔更加優秀,只差他的幫助。

    可洛曉靖,仍舊不屑。

    不管

    心有多急,遇上洛曉靖這塊硬石頭也無計可施,段正豪壓下心里的迫切,聊回他關心的,“你的雕刻工作室到底出了什么事?”

    “商標被搶注了”

    段正豪聞言一愣,這回洛曉靖怎么這么痛快的就說了?

    “你都問了三遍,就算我不說你也會去查的,而且……”在半決賽前搶注了靖松坊的來找事,靖松坊濫用他人商標被查封的事興許馬上就要上新聞了吧。

    (本章完)

重要聲明:小說《冷少萌妻:BOSS慢走不送》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五百零四章 誰說我喜歡男人了?手機閱讀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表广西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