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2章:電話

類別:恐怖靈異 作者:桬染 書名:良夫晚成
    就這樣,林清柔就陪著自家兒子去哪個所謂的鬼屋,每一個游樂場都一樣一間有著自己特色的鬼屋,膽子大的人和膽子笑得人呢在里面的反應那顆真的是天差地別了的。

    杜澤明打完電話回來的時候,剛才林清柔和杜霖以及于漾待著的地方就只剩下于漾一個人了,于漾見杜澤明走過來,就先一步地打了招呼:“杜總,打完電話了?!大周末的還有工作,不愧是杜總啊。”

    于漾只是微微感慨了一句而已,臉上待著笑意,那雙很想林清柔的眼睛微微瞇著,似乎是因為太陽有些刺眼,所以吶眼睛才沒有睜得很開,不過現如今這個一已經微微轉涼了的季節里,這樣的太陽還是很招人喜歡的。

    不過于漾卻不喜歡,她不喜歡陽光噴灑下打底,之后映照在自己皮膚上的感覺,即使是在冬(日rì)里,那在寒冷的時節帶個給她溫暖的東西她也一樣不是很喜歡,有的時候她寧愿在(陰yīn)冷的角落里唄凍得發抖,她也不愿意走到陽光底下接受太陽的饋贈。

    于漾心里的這個想法她也從來都沒有對別提起過,因為她知道自己這煙花很奇怪,所以就一直隱藏著心里這些真實的想法,就像以往的每一次那樣,講這些不合群的東西全部驅逐到心底的某個角落,藏起來,掩埋住。

    杜澤明微微點了點頭,似乎隨即對于漾剛才問題所做出的回應,隨后四處掃視了一眼,剛想要開口詢問林清柔的(情qíng)況,還沒有來得及說出聲音的時候,于漾就搶先了一步,“不過杜總你能夠在這么忙的時候陪霖霖過來玩,的確是讓人(挺tǐng)意外的。”

    于漾知道杜澤明想要問的是什么,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她才會這么著急著開口打盹杜澤明那即將要說出口的話,也是崽子努力地給自己和杜澤明之間制造一點能夠聊的起來的話題,她想要在杜澤明面前停留一會兒,哪怕只是一伙兒呢?

    杜澤明眼神深處似乎閃過一抹什么,隨后便也直接在于漾旁邊坐下了,隨即開口說道:“怎么?我看上去就這么像是一個會為了工作連家人孩子都不陪伴了都人嗎?”杜澤明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的,話似乎都變得獨立了一點。

    剛才的那個話題只不過是于漾隨便找的一個罷了,她也只是簡單的想要讓杜澤明留下來,然后杜澤明和自己有些話聊而已,她也沒有想到杜澤明的回應會這么……(熱rè)烈。

    對的,就是(熱rè)烈,雖說杜澤明剛才說著那些的時候一起平平,但是作死于漾這拜年聽來真的樂意用(熱rè)烈來形容了,畢竟以她前幾次接觸杜澤明的時候,杜澤明的態度那叫一個冷漠啊,那個

    時候的杜澤明臉上雖說是帶著笑意的,但是于漾還是只感覺大了冷漠。

    而今天,一樣卻在杜澤明的這些言語當中感覺到了吃了冷漠之外的別的感(情qíng),這讓于漾有些小激動,隨后連忙繼續開口回答道:“倒也不是,就是覺得,想澤霖這么大的公司,就靠杜總你一個人撐起來,相比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qíng)吧。”

    于漾此時其實是有些激動的,畢竟杜澤明此時就坐在她的旁邊,而且還是一個不算太遠的距離,而且這可是杜澤明哎,是她心心念念的杜澤明哎,是她在午夜夢回中經常見到的(身shēn)影,是她傾盡所有都想要得到的人哎。

    杜澤明此時似乎是不著急著走了,他也大概猜到了肯定是杜霖又拉著林清柔去玩去了,他這和兒子他還是很清楚的,下回都不用想,杜霖肯定是借著這個機會,跟林清柔好好撒一撒(嬌jiāo)了。

    “的確不容易,這個世界所有的東西都不會是唾手可得的,得到的東西總有得到的道理,你說是不是啊于小姐。”杜澤明忽然就拽起了這些雞湯又不是雞湯,哲學有又不算哲學否言語來,這些話都是那種乍一聽似乎是聽懂了,但是仔細一想卻已經也都似乎還有點什么別的意思。

    杜澤明說話的時候給人的感覺也一直都是這樣的,尤其是他在跟競爭對手或者跟那些跟他抱有不太一樣的意見的下你說話的時候,松總是很喜歡是這種話。只不過這些小習慣杜澤明是不會告訴別人的,別人也休想通過自己所謂的觀察而知道什么,,畢竟杜澤明不愿意告訴世人的東西,又怎么可能會是能夠讓人輕易知道的呢?

    于漾微微停頓了一下,她也摸不準杜澤明剛才跟她說的那些究竟會死什么目的了,她總覺得杜澤明是想要表達些什么,可她就是找不到半點線索,找不到半點可以代替自己心中的哪一點疑惑。

    還是有些想不太明白的于漾倒也是只是很是隨意的就不去想了,(愛ài)怎么樣就怎么樣把,她此時只想要將眼下的這戲做好,讓自己在杜澤明心中有一個良好的印象,I雖說這段時間每一次和杜澤明見面的時候于漾都會刻意地收拾好自己。

    “是的,你說的對,這個世界上的很多東西,的確是需要努力賺取的,人們總是忽略掉成功人人士背后的艱辛。”于漾一邊說著,一邊抬眸看向杜澤明,繼續道:“也不真的杜總你,這般成功的背后是否也有著別人所不知道的艱辛呢?”

    她想要知道杜澤明的方方面面,想要知道杜澤明一切,想要對這個人徹底地了解,所說她知道不不可能,但是于漾也還是這么問了,她也

    是真真切切地朝這個方向努力了。

    杜澤明此時既然和不著急著走了,于漾這么問倒也是沒有什么錯,畢竟這些好奇心合適人之常(情qíng)的,誰不想知道這些呢,誰不想知道杜澤明這個強大到變態的人這些年究竟是這么過來的呢?究竟要怎么做才能做到像他這般的優秀呢?

    杜澤明似乎像是聽到了什么好笑的言論一樣,“于小姐你現在這個狀態在呢嗎越來越有一種期刊記者的感覺了,這些真的只于小姐感興趣的嗎嗎?如果于小姐感興趣的話,我倒是可以講一講。”

    反正林清柔和杜霖也還沒有回來,所以杜澤明知道自己也還是有點時間在這里跟于漾“閑聊”的,他們的這段對話就稱作是閑聊吧,只不過這兩個人精的閑聊中的信息量,和其他那些普通的閑聊不逃一樣罷了。

    “這倒是不用了。”于漾很讓人意外地拒絕了杜澤明的這個請求,這的確是很值得讓(熱rè)門感到意外惡劣,畢竟這可是杜澤明的成功經驗分享哎,這可是多少業界認識千金都求不來的話語啊,就這樣你被于漾輕而易舉的就拒絕了。

    于漾這么做,倒也不是因為別的什么目的,她就只是單純地想要讓杜澤明意外,想要讓杜澤明記住自己而已,這是于漾現如今這個段要實現的目標,所以于漾也一直都在另辟新徑一般的做著一些讓人不解,卻又忍不住眼神一亮的行為來。

    “好吧,既然于小姐不想聽,那我就不說了吧,只不過,我倒是有一個問題很好奇,想問一問于小姐。”杜澤明臉上沒有出現什么太大的表(情qíng),他從來都是淡淡然的樣子,就好像是那種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

    這一點還是(挺tǐng)讓于漾佩服的,她可是努力了好久才將自己的(情qíng)緒和表(情qíng)管理清楚的,但是杜澤明總是給人一個這樣的感覺,就好像隨即他不洗要如何努力,他只需要往那里一站就足以個人一種很特別的感覺。

    “杜總想知道什么?”于漾心中忽然有些忐忑,她忽然有些害怕是怎么回事,畢竟杜澤明給她的感覺確實也算不上太好。一樣太知道杜澤明的本事了,也知道這個人心思給人完挖坑的這條道路上走了有多遠多長,即使是她,也是(禁jìn)不住地戶口擔心杜澤明會不會是想要給她挖坑。

    杜澤明眼底的(情qíng)緒是于漾看不懂的,她剛才轉過頭來的時候剛好跟杜澤明的視線撞到了一起,也就只是一瞬間而已,于漾都覺得自己的心臟停止了一下,她不知道自居這是什么樣的感覺,只是覺得很奇怪,很怪異。

    幸虧于漾是一個已經將掩飾自己發當成還一種下

    意識的行為了的人,不然的話,剛才她絕對會忍不住的在杜澤明面前流露出什破綻來,還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她之前的麻斜努力豈不是都白費了。

    這可就不是于漾所希望的了,回過神來之后,于漾也是以最快的速度對眼前的這個事局勢進行了初步的判斷,而后又將眼下的境況衡量了一下,最后這才做出回答來。

    “想來想杜總這樣聰明的人,應該頁面沒有什么想要知道的了吧?”于漾故意說到,她的目的很簡單,就只是希望杜澤明在聽完她說的這些時候,能夠不要再問些什么了,她有些擔心,有些害怕,害怕自己真的然后杜澤明問出些什么來。

    (本章完)

重要聲明:小說《良夫晚成》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872章:電話手機閱讀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表广西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