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姐弟相處

    “你們倆還吃不吃?”

    王婷笑問雙胞胎,一碗面填不飽肚子,大白也沒吃飽,一人一鵝往餐桌去。

    “不吃,肚子好飽!”雙胞胎搖頭。

    王浩在屋子里竄了幾圈,跑過去抱著三妹的胳膊,激動的比劃,“媽,你知道我們怎么回來的嗎?”

    小孩子真守不住秘密!

    之前答應得好好的要保守秘密,結果見著父母了,忍不住想要跟他們分享,答應王婷的事被他忘到天邊了。

    王婷早就知道這個結果,笑瞇瞇的看他,沒有一點要阻止的意思。倒是大白拍了下王婷的胳膊,那意思是:看你那好弟弟。

    王婷輕拍大白的頭,低聲說了句:“沒事,他們不會相信的。”

    大白不吭聲了,專心吃它的飯。

    王盈偷偷瞄了眼王婷,好像怕她生氣。王婷察覺了她的目光,回了個笑給她,王盈松了口氣,大姐沒有生氣,然后她也跑到父母(身shēn)邊。

    “怎么回來的?不是走路回來的?”

    三妹還沒開口,梁元福過來問,順手一把抄起他拋高高,“呦,重了,好像還長高了。”

    王浩嚇得尖叫連連,沒拋幾下就興奮地哈哈大笑。

    王盈羨慕地看著他們,她是姑娘家家要淑女,心里想也不會開口。

    錢小鳳怕摔到孫子,瞪了眼梁元福,讓梁元福趕緊放他下來。王浩意猶未盡,還想拋高高,又不好意思開口怕老爸揍。

    “才不是走回來的,我們是坐大白鵝回來的,大白鵝變得這么大……”王浩邊說邊比劃著大白的大小,因為太過激動,說話有些顛三倒四的,不過大概意思表達清楚了。

    大白鵝變大,馱著他們回來了。

    王淵:“……”

    三妹:“……”

    王淵三妹就笑笑不說話,也不說不信他的話。

    梁元福:“……”小孩子的想象真豐富。

    錢小鳳梁山愣了下,二老相視一眼,然后瞟了眼那邊吃飯的囡囡跟大白。二老倒是相信王浩的話,但他們不會說出來。

    “咱們家大白鵝成精了,真的,王盈也坐了,不信你們問大姐。”王浩見爸爸媽媽不信他的話,急得直跳腳,非要讓他們問王盈王婷。

    “是是是,大白成精了,我們知道了。太晚了,去洗澡睡覺了,坐了一天的車不累?明天你姐還要上學。”三妹的胳膊快要被他搖斷了,只得敷衍他,拉著他去洗澡。

    王浩看老媽那態度,氣得瞪眼,大姐火車上英勇殺敵的事,抓人販子的事,他還沒說呢。

    “阿嗲阿噠,太晚了,您二老去睡吧!吃完了我自己洗。”王婷瞅著二老神色疲憊,擔心阿嗲(身shēn)體受不住,催促二老去睡覺。

    錢小鳳梁山年紀大了,確實熬不住,跟梁元福交代一聲,回屋睡覺去了。

    王淵將雙胞胎的行李提上樓,三妹給王浩倒好水,就上樓給他們收拾,衣服拿出來放柜子里,(日rì)用品放桌上,然后拿著雙胞胎要換洗的衣服下來。

    “放那里,我來收拾。”三妹看到王婷在收碗筷,放下衣服過去收拾,讓王婷去旁邊休息。

    王婷沒有跟她爭,老媽覺得愧欠她,老想著補償,不讓她做點事她心里慌。

    梁元福跟個老媽子一樣,將王婷的東西全提回她房間,下樓來的王淵看到后,臉又黑了,冷刀子嗖嗖(射shè)向小舅子。

    危機感爆棚,總覺得小舅子要跟他搶女兒。

    他為什么沒想到,先幫大女兒的提東西回房間?幫雙胞胎提東西回房間,真的事習慣使然。

    王盈的房間在樓上,洗完澡出來后,拖拖拉拉的不上去,坐在堂屋,看下老媽看下王婷,目光老是往王婷的房間瞄去。

    一個人睡一個房間,她怕啊!她想跟大姐睡。

    王婷早飯發現了王盈的小動作,想了想明白了,便說:“盈盈要不要跟我誰?”

    王盈兩眼睛一下子锃亮,瞟了眼不說話的老媽,然后看著王婷猛點頭。

    “要。”

    已經上樓又下來的王浩,聽到王婷的話,立馬跟著說道:“我也要跟大姐睡,我也怕。”

    結果招來王淵的巴掌掃他。

    “團團,你害怕跟我睡。”梁元福好心提議,結果招來王浩狠狠瞪了他一眼。小舅湊什么(熱rè)鬧?有他什么事?

    梁元福摸摸鼻子,好心沒好報,他完全搞不懂團團的想法。

    不,應該說,現在小孩子的想法,他完全搞不懂。

    “你是男孩子,怎么能跟女孩子睡?”三妹好笑的點了下他的頭,“還下來做什么,快去睡。”

    王浩癟癟嘴,嘀咕了聲:“偏心。”

    三妹王淵當沒聽到。

    “小孩子要多睡覺,才能長高高,快去睡吧,明天帶你們去撈魚。”王婷安撫地揉了揉他的頭頂。

    “姐,你說的,不要忘記了。”聽到明天去撈魚,王浩高興了,沒再要求跟王婷睡了,樂滋滋上樓去睡了。

    陌生環境害怕睡不著什么的,他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王婷跟老媽老爸他們道晚安,然后牽著王盈回屋去了。

    王盈面上裝的平靜,心里激動的不行,偷偷瞄了眼王婷,然后一個人偷偷笑。

    王婷看到也當沒看到,妹妹的自尊心可是很強的。

    “大白鵝怎么到(床chuáng)上去?”王盈上(床chuáng)看到那只大白鵝也在(床chuáng)上,有些嫌棄,又怕大姐嫌她多事,下意識偷偷看了眼她。

    “大白一直跟我睡,它很(愛ài)干凈的。”王婷拍了拍她的枕頭,對大白招手,“大白,過來,今晚睡這邊。”

    大白忒不爽。

    部隊聶志杰不讓它進房門,它只能在家里跟王婷了,以后結婚了,估計家里它也沒機會跟王婷一起睡。現在又來了個跟它搶王婷的人,連它專屬的(床chuáng)位都要讓出去,太欺負鵝了。

    王婷一看它蹲在那里不動,還能不知道它生氣了。笑了笑,過去抱它過來,輕輕放她枕頭上,還親了下它的鵝頭,跟它說悄悄話。

    “盈盈初來乍到,陌生的環境肯定會害怕。你是主人又是哥哥,讓著點她嘛!大白,我知道你最好了。”

    大白傲(嬌jiāo)地哼了聲。

    “你今天大發雄威,單方面虐打敵人的英姿太帥了,沒有看到我妹妹看你的目光。崇拜、敬仰、把你當神一樣膜拜。你高大威武,玉樹臨風,美的不要不要的,我妹妹臉皮薄,她崇拜你也不要意思說,只能打著跟我睡的借口,其實是想多看你幾眼。”

    王婷一本正經忽悠的時候,臉上的表(情qíng)特嚴肅了。想不信都難。

    大白哼了哼,心里高興,面上卻端著,瞄了眼王盈,恩賜般地點了點頭。鵝眼瞟了眼王婷,那意思是:看你面子上。

    王婷笑笑。

    “盈盈,睡覺。”轉頭立馬催促王盈躺下,給她蓋好被單。

    一夜好眠。

    王婷(日rì)常鍛煉,然后去上學。

    “幾天不見你,去哪里了?”梁香梅看到王婷便問她,然后又打趣她,“是不是要嫁人了,所以連學也不上了?偷偷告訴我,嫁人是什么感覺?”

    梁美娥豎著耳朵聽。

    “你這小腦瓜子想什么呢,”王婷好笑戳她的頭,“我去城里接我弟弟妹妹,我爸我媽來了,要待很長時間,家里就雙胞胎兩人,沒有看著不放心。”

    “你一個人去城里?”梁香梅吃驚地看她,“要做汽車,還要坐火車,你不怕啊?萬一中途下車,上錯車了怎么辦?我一個人不敢去。”

    不敢梁香梅不敢,其他姑娘小伙子一樣不敢一個人出門。怕出去了,再也回不來。

    “第一次難免會緊張,習慣了就好。我從城里帶了點糖果,大家過來嘗嘗。”王婷也沒多說,將特意留出來的一小包糖果拿出來,跟大家分享。

    大家一愣,顯然誰也沒想到,王婷會拿城里的糖果給他們吃,意思意思推辭了下,一人拿了一顆糖吃。

    每個人臉上都是笑的,覺著王婷也沒別人說的那么討厭。

    一群人嘻嘻哈哈笑鬧著去上學。

    王盈跟大姐睡,都不知道大姐什么走的,起來發現屋里很陌生,嚇了一跳,然后才慢慢想起,自己來了鄉下阿噠阿嗲家。

    昨晚跟大姐睡的,這是大姐的房間。

    王浩起來就來找王婷,他還想著昨晚大姐答應帶他撈魚的事,結果沒找到人,只看到王盈在房間里。

    “大姐呢?”王浩問王盈。

    王盈還在換衣服,王浩門也不敲就進來,氣得瞪了他一眼,雙手叉腰,潑辣說訓他。

    “王浩,跟你說過多少次了,進來要敲門。我剛剛在換衣服。”

    “你換衣服就換唄,我又不是不讓你換。大呼小叫做什么,形象,淑女,淑女啊!你看你披頭散發的,像瘋婆子。再說這房間是大姐的。”王浩哼哼。

    “你……”王盈氣得發抖,指著他半天說不出話來,扯著喉嚨朝外面大喊,“媽,媽,你看王浩~~~”

    堂屋里的錢小鳳梁山他們,聽到孫女尖叫聲,嚇了一跳,以為出什么事了,都跑了過來。

    “妮妮,怎么了?”錢小鳳進門問,看到王盈氣得不輕,而王浩在書桌那里翻書看,邊看邊不屑的撇嘴。

    多大了,每次說不過他,就叫爸媽來。

    “阿嗲,我在換衣服,浩浩門也不敲闖進來……”王盈兩眼含著淚水指控,她一個姑娘家不要面子啊!

    “乖,阿嗲一會說他。”錢小鳳哭笑不得,就這點事……看孫女要哭了又哄她。

    “王浩,跟你說過多少次了,進門要敲門要敲門,屢教不改,長耳朵是干什么的。”三妹過來揪他耳朵,看著厲害,其實沒使什么力。

    雙胞胎一天不知道吵多少架,都是雞皮蒜毛的事,今天說了明天照樣吵,她都習慣了。

    “哎呦,疼疼疼,媽,放手,快放手,疼死我了,耳朵要掉了。”王浩配合著“哎呦哎呦”喊疼,夸張滑稽的表(情qíng),倒把錢小鳳逗笑了。

    “你手怎么這么多?在你姐這里翻什么?桌上都是你姐重要資料,翻亂了,你姐回來還怎么看?”

    瞅見桌上到處翻亂了,課本東一本西一本,亂得一團糟。

    三妹這回真生氣了,拍了下他的手,氣狠了真使了力,王浩的手背都怕紅了。

    王浩癟癟嘴,不吭聲收回了手,也不喊疼。

    “你打他做什么,有話不會好好說,團團又不是故意的。”錢小鳳過來拍了下三妹的手,順手整理桌子的課本。

    “團團,桌上是你姐,你看完了給你姐放回去就行,你姐不會生氣。”

    放在以前錢小鳳不敢這樣說,除了她老人家跟四兒能進她房間,其他人進她房間門都有不行,更別說翻她書本了。

    “娘,你又不是不知道囡囡她……”

    三妹不太贊同地看錢小鳳,她是知道大女兒(性xìng)子的,不待見雙胞胎,萬一回來看到團團動了她東西……

    難得這幾天母女關系好,三妺不想惹大女兒生氣。

    “你啊……讓我說你什么好,”錢小鳳氣得戳了下她的頭,有些恨鐵不成鋼,“母女哪有隔夜仇,就你這態度,難怪囡囡生氣不想搭理你,有哪個當娘的跟自個女兒說話客氣的……你是跟外人說話啊!我要是跟你這么說話,看你受不受得了。好好想想!”

    錢小鳳都不想看她蠢樣,女兒跟她不親近,還不是她自己作的,拉著雙胞胎出去吃早飯。

    三妹沉默了,好像若有所思。

    ………………

    “姐,你回來了。”

    得知大姐上學去了,王浩一整天提不起精神,想找大白發展革命友(情qíng),結果連大白不見蹤影。

    阿嗲家只有幾層,一個上午他就逛完了,下午無聊死了,村里他又不熟,聽小舅說連小店都沒有,想買東西吃都沒地方買。

    王浩覺著他上當了,有點后悔來這里了。

    從阿嗲那里得知大姐放學時間,他就盼星星盼月亮,快差不多了守在山腰下等她,螞蟻不知道被他踩死多少了。

    看到王婷回來,忙跑向前迎她。

    “浩浩,你怎么在這里?”王婷見著他先擼了把他頭頂,往山腰望了眼,然后笑了,“你在這里等我啊!”

    :。: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之兵哥的嬌萌媳婦》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341章 姐弟相處手機閱讀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表广西风采